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名家专栏 石希生 查看内容

缴枪不杀!

2014-5-12 21: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92| 评论: 0

摘要:                 缴枪不杀!                石希生/文  一九六九年,我从生产连队调入武装值班分队,穿起团里(或是师里)为我们定做的一套模仿军队服装的绿衣服,接过发下来的一 ...

                  缴枪不杀!
                石希生/文

    一九六九年,我从生产连队调入武装值班分队,穿起团里(或是师里)为我们定做的一套模仿军队服装的绿衣服,接过发下来的一杆当年志愿军在朝鲜用过的前苏联四三式步骑枪,子弹袋里有几十发子弹,手榴弹袋里还有四颗手榴弹,于是我披挂起来,开始在边境上巡逻、站岗。
    军事训练开始了,我的实弹射击和手榴弹投掷成绩还不坏,连里对我的印象挺好,就把我提升为副班长,武器也换成冲锋枪,就是当年雷锋在照片上挎着的那种铁把枪,弹袋里四个弹夹共有120发子弹。这种枪虽然比边防军的AK47(俗称56式)差,但是挎在胸前也挺神气的。
  后来我们排脱产到黑龙江边上驻扎下来,我又升为班长。
  依照这个速度升上去,大概我升为将军也用不了几年吧。    
  有一天主管军事的副连长找我谈话,说是师部侦察科要办一个边境观察训练班,团里让咱连去一个人,就你去吧。
  我当然高兴,不为别的,光是为了去师里能上吃会议伙食,也好躲开几天连里食堂那一日三餐土豆汤不是吗?同伴们私下里一直在念叨说:“早上喝汤迎朝阳,中午喝汤暖洋洋,晚上喝汤怕尿炕”!
    于是我高兴地出发了。
    主持培训班的是师部侦察科的一位参谋,原沈阳军区直属指挥连转业的一位干部,后来在八团(二九零农场)成为一名造反派。指挥连的专业是在军用地图上标注军事目标,所以他很有些侦察的基础。但毕竟他已经是转业到地方的干部,所以侦察科里军用制式手枪没有他的份,他只好拿了一支驳壳枪,也就是俗称的“盒子炮”。这样他的枪就总是塞在挎包里,轻易不愿意拿出来见人。
侦察参谋对于边境地区的情况很熟悉,对边境政策也背得滚瓜烂熟,他给我们上课的时候真是滔滔不绝,令我们受益匪浅。
  但是原来我只在电影里见过盒子炮,如今见到真家伙,就总想摸一摸。而这位参谋既是造反派,当然拿腔拿调地摆起谱来就挺厉害。我也不缺心眼,什么多余的话也不说,只是主动要求晚上站岗,那哨位就在侦察参谋的窗下(可见他有多摆谱)。
  参谋异样地看了我一眼,很温和地同意了。当夜幕降临,大家都休息了之后,侦察参谋走到我的哨位,把他的驳壳枪递给我说:“拿着这个,我知道你想摆弄它!”
  原来他早就看透了我的心思。于是我挺神气地握着“盒子炮”站了一夜的岗。
培训班举行实弹射击,也不知怎么搞的,我用三发子弹竟打出29环的成绩,这又令参谋先生对我刮目相看。
  培训班即将结束时,在一个夜晚发现黑龙江边上有人打信号弹,于是按照师部的要求,我们培训班全体拉出去,在黑龙江沿岸的所有村庄中逐人地检查边防证。
这一检查我才发现,若用“阶级斗争”的眼光来看,边境地区可真复杂。我在一个村庄发现有遗留在华的日本人,还在另一个村庄里发现有一位原山东某县的县委组织部长,那位已经成为普通羊倌的前县委领导是因为对全民大炼钢铁持否定态度而丢了乌纱,还有前伪满警察,因为说不清当年他打死的是“胡子”还是抗联战士而被反复批斗。总之在当时的政治氛围中,这些人都是“对立面”的人。这样我在连续三夜突击检查中的认真态度也为侦察参谋看好。
  第二年师部又举办边境侦察培训班,侦察参谋向我所在团作训股指名道姓地让我参加。这次他从四师侦察科请了一位原沈阳军区侦察大队的朝鲜族现役军人参谋教我们学擒拿格斗。我们在一间小屋里铺上厚厚的锯末再盖上一张硕大的苫布,作为我们的训练场。
  我们的苦日子来了。
  首先我们每天都得像现在的武警表演时那样向地下扑,或是仰天向后摔倒。可怜我们哪个是练武的料,不过都被摔得鼻青脸肿罢了。然后他教了我们一套捕俘拳,也就是现在大学生们军训时练过的军体拳。再加上几个擒拿手法。半个月后,我们就像少林和尚打出山门一般地结业了。
  后来他又讲解军事地形学,还带我们到小兴安岭的密林中寻找作标点。
然后他又教我们俄语喊话,当然那种外语学习仅仅是“缴枪不杀!”或是“这里是中国领土!”之类,凭这样的外语培训是考不上外语院校的。
    最后当然是大讲国际国内的一派大好形势和修正主义新沙皇的称霸野心。
训练班结束了,大家照相留念然后各回原单位。
    我从黑龙江回京后在一家大型国企先当工人,后来考取文凭,进入一个技术科室当管理员。
  大约是1988年吧,有一位苏联专家来参观我们的计量室,负责接待的副总工程师工作太忙,就想抓我的壮丁,于是他就问我:“你会俄语吗?”
  我想了半天,只能冒出一句:“斯拉瑞杰,阿鲁日也,捏,乌毕要姆!”
    那位副总勃然大怒,指着门向我喊:“出去!!”原来他也懂俄语,听出来我说的是“缴枪不杀!”
    后来我打听出来,这位副总精通四门外语,而他的第一外语就是俄语,不仅如此,他甚至连俄国人日常骂人的土话、方言都会说。尤其是他曾在五十年代出任过中国政府访苏代表团翻译,与□□□也曾有一面之交。
  我这玩笑开大了。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1-4-22 19:58 , Processed in 0.150009 second(s), 21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