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纪实文学《雪夜赴边陲》

2018-4-28 09:17| 发布者: 开心| 查看: 312| 评论: 0|原作者: 筱怡

摘要: 雪夜赴边陲萧毅(网名:筱怡) “呜——”汽笛长鸣,火车风驰电掣地向北飞驶,跨过长江,越过黄河,经过秦皇岛,穿过山海关。车厢外的景色渐渐地由绿变黄、由黄变白,车厢里的气温慢慢地由高降低、由暖转冷。 我 ...
雪夜赴边陲
萧毅(网名:筱怡

    “呜——”汽笛长鸣,火车风驰电掣地向北飞驶,跨过长江,越过黄河,经过秦皇岛,穿过山海关。车厢外的景色渐渐地由绿变黄、由黄变白,车厢里的气温慢慢地由高降低、由暖转冷。
    我们被安排在一节铁皮闷罐车厢里,带我们的排长姓丛,吉林人,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眉毛粗浓,目光犀利,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起来头头是道。
    白天,我们坐在车厢的地上,靠着车壁休息,或闲聊,或向排长敬烟并打听团里的情况;腿坐麻了就爬起来,从门缝里往外看风景。晚上,我们躺在车厢的地上睡觉,车内很冷被子又很簿,大伙挤在一起互相取暖。“咕咚、咕咚……”车轮与铁轨的磨擦声不断地传入耳中,有节奏的拍子好像催眠曲似的,听了后昏昏欲睡。
   棚车经过了几天几夜的长途运行后,停靠在东北一个小县城的火车站,并被分成两列。一列开往团部和一营、二营驻地,另一列开往三营和四营驻地。我们连也随车被拉到了距离边境不远的一个小站,准备前往四营。下了车,营部派人前来接站。
    连长姓王,江苏人。王连长方方的脸庞,黑黑的皮肤,矮矮的个子,棒棒的身体,双目炯炯有神,说话铿锵有力。
    这里距离四营营部还有三十多公里路程,本以为会派车来接我们,没想到连长却宣布要我们步行去那里,作为到团里的第一次拉练。
    我们背着棉被打成的背包,穿着笨重的毛皮毡靴,顶着寒风、踩着冰雪,行走在公路上,浩浩荡荡地向驻地挺进。
    公路的左边是宽广的田野草甸,右边是陡立的山崖石壁,四周黑灯瞎火、静悄悄的,只有“嚓嚓嚓……”的脚步声,依稀可见远处隐隐约约的灯火。长长的队伍犹如一条蜿蜒的青蛇,爬行在皑皑白雪上。
    没吃晚饭,又没水喝,口干舌燥的,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时有人从地上抓一把雪塞进口中充饥,也有人从路边崖壁上扳一串倒挂的冰凌含在嘴里解渴。
    一小时过去了,队伍中不知谁问了一声:“排长,离四营驻地还有多远啊?”
    排长应答:“不远了,大家伙加把劲!”
    走啊走的,又一小时过去了,大家又饿又渴、又冷又累,都盼望着早点到达驻地。
    忍不住又有人问排长:“快到了吧?”
    排长打气说“快了,快了,再坚持一下就到了!”
    这时,大伙已经累得疲惫不堪,减慢了行军速度,队伍也渐渐地拉开变长。
    我的腿也不听使唤了,又酸又胀的有点抬不起来,心里在嘀咕:到底有多少路?怎么还没走到!
    一路上出了不少状况,有的背包带松了,背包从肩和背上滑了下来,只好停下来重新打背包;有的脚磨出了水泡,疼的一瘸一拐地走路;还有的实在走不动了,落在队伍的后面……
    连长和排长不断地给大伙鼓劲,要我们坚持走到底。
    远处的灯光越来越近,越来越亮。“汪!汪!汪!……”小镇上传来了一阵阵狗叫声。
    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总算到达了营部。吴营长和刘教导员在门口迎接,并领我们到食堂里歇息。
    不一会,炊事员送来了一大铁锅热气腾腾的手擀面条,用脸盆打满后分给各班。大伙赶紧围了上去,狼吞虎咽地往肚子里倒。
    因四营十连和十一连的营房正在维修改造,所以我们要到山沟沟里去驻扎和集训。
    饱餐了一顿后,连长宣布继续开拔,到三十公里外的新兵连集训地去。大伙一听惊得目瞪口呆,心里暗暗叫苦。
    我实在忍不住了,从嘴里冒出了一句:“怎么还要走啊?”
    连长笑着说:“这回不用走了,派车把你们拉过去!”
    大伙听了连长的话,这才稍微松了口气。令如山倒,只好硬着头皮,分头爬上了停在室外的几辆嘎子车。
    车子在崎岖的山路上疾驶,路面很窄,高低不平,右边是峭壁,壁上山石陡立;左边是悬崖,崖下激流奔腾,鸭绿江水犹如一条蛟龙从车道底下游过。江面上水雾笼罩,江对岸夜色苍茫,只有朝鲜的一些村庄里透出星星点点的微弱灯火。
   
天突然下起了大雪,站在车上,飞雪扑面刮来,呼啸朔风直往脖子里钻,寒气逼人、冰冷刺骨。一会儿棉帽和棉衣裤就沾满了雪花,鼻子和耳朵冻得麻木了,浑身发抖,直喘粗气。路面又铺上了一层白雪,车后雪尘飞扬,留下了长长的车轱辘印。
    开了一段路,我乘坐的那辆车子突然熄火了。司机赶紧下车检查,一会儿打开车前盖,趴在车头检查;一会儿钻到车底下,躺在地上检查。原来是天气太冷,晚上温度又低,油路受冻堵住了。
    车子动不了了,大伙只好下车,围着车子干着急,被冻得够呛。有的搓手,有的跺脚,也有的来回走动,活动身体取暖。
    好不容易修好了故障,可是车子在天寒地冻的野外停的时间长了,发动不起来。
    司机只好用摇车把使劲地摇车,可怎么也点不着火。
    于是,站在旁边的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自告奋勇地上前帮助司机摇车,一口气摇了几十下,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其中有一人用双手握住摇车把连续转动,不料摇车过程中摇车把突然反转,重重地打在他的手臂上,伤的不轻。
    第一位、第二位、第三位……在司机和他们几个的轮番摇车下,总算把车子给发动起来了。
    站在车下的人冻了半天,早就等不及了,争先恐后地爬上车子,继续赶路。
    雪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猛,车速也越来越慢,又颠簸了一个多小时,
才到达目的地——古娄子,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钟了。
    我们住进了村民石垒土砌的屋子,睡上了热乎乎的火炕,进入了梦乡。
   
经过了车船劳顿和长途跋涉,我们终于抵达了团里,开始了新的生活。

3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8-12-11 10:25 , Processed in 0.13300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