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知青往事】我也养过猪

2023-11-17 16:40| 发布者: 安宁檬| 查看: 138| 评论: 0|原作者: 党项人

摘要: 我也养过猪。在农村时,老太太经常强调养猪喂鸡“这是兴旺人家的标志”刚到农村没几天她就要我利用空闲时间在我们居住的窑洞前屹崂找了一处崖面向里打进去约两米深,窑口立上几块大石板,防止猪跑了。一个猪圈就初步 ...
我也养过猪。在农村时,老太太经常强调养猪喂鸡“这是兴旺人家的标志”刚到农村没几天她就要我利用空闲时间在我们居住的窑洞前屹崂找了一处崖面向里打进去约两米深,窑口立上几块大石板,防止猪跑了。一个猪圈就初步建成了。这点活倒是没有难住我,因为比洋芋窑窑好打,不需要留小口子而是里外一般大。何况我打的窑窑还是外面较里面口子大用乡亲们的话说就是个“大布惨”。


      猪圈建设好了,我翻了两座山走了十多里山路到肖关驿集市掏三元钱买了个猪儿子回来。那时本想还买个狗儿子,想想放弃了。当年,我们还是很听老太太的话,没有同意的事还不那么敢自作主张的。


     猪儿子买回来后,五叔一看就笑了“你咋接买个猪各地(公猪)回来呢?这咋个养肉猪呢?”我听了有点紧张怪不得那卖猪的那个花眼眼俊女子那么殷勤的一口一个知青哥哥知青哥哥的叫着“你买我的猪一点麻达都没有”。于是乘老太太恰好不在家,我赶快问五叔怎么办?五叔说了我把它骟了就行了“没甚”。


       五叔拿来一个破布包,打开后里面有刀子、针线盒剪子。然后五叔把猪儿子踩在脚下,不顾猪儿子撕心裂肺的叫声,很快就把猪给骟了(因怕爱猪人士指责违反猪道主义,具体过程就不描述咧)。


       当年饲养猪,最大的问题是饲料问题。那段时间我忙得很,在劳作之余不是乱柴就是打猪食也就是采摘树叶子和野苜蓿草,那段时间我每天听到老太太说的大事就两件:不是柴不多了就是猪快没个吃上的了。说句实在话,当时的我每每一听到这些话就觉得头都大了烦心得很但也无奈,因为这些个活路还的我去做也没办法躲开只能是在劳作之余在加把劲呗。那时我对养猪是非常不满意的,总是认为这不又增加了本来就很沉重的我的负担嘛。与柴禾一样,那猪草也非常不好打。大伙都喂猪都需要猪草,到底都是光秃秃的黄土包,哪有那么多树叶苜蓿叶呢!有时候一天下来打的猪草还不够猪一顿吃呢。这情景老太太肯定得唠叨几句“猪也跟人一样得吃饱呀”、“这猪吃不上不长膘不是白养了嘛”。有时候我听着听着烦极了反驳道“不会不养猪”逐夺门而出瞎逛一气再回去!


       熬过一段时间,我到县城去找了在县委工作的熟人托他在粮食加工厂买了几百斤发霉后晾干又称工业用料的处理麸皮,然后我乘队里送公粮返程时,请驴把饲料驮了回来,总算把猪的饲料问题基本解决了。劳作之余也能一心一意谋“乱”柴咧。


      与狗一样猪也是有灵性的。记得有时候我把猪放出来任其散步。队里的那几位知青兴奋的边说“它不咬我吧?”边用手抚摸在其脊梁。这时的猪常常得意的哼哼着“腾”的躺下来等待人家的继续抚摸呢。


      而咋接知道猪养肥了呢?用称称显然不行也没有磅秤用大称还要把猪捆绑起来那多麻烦,我也学乡亲们时不时的用拇指食指捏捏猪的屁股肉根据其厚度来判断是否上膘咧。


      养猪解决了肥料问题。我隔三差五地挑些生黄土来垫进猪圈,把猪粪起出来放入沤粪坑。无论是给队里交肥料还是我们自留地用肥都能满足。猪圈经常保持干燥干净猪住着也舒服长的也快。天气热时我赶着猪到野地放牧吃草还下河给其洗澡啥的,加上我给猪喂的是麸皮所以猪的毛色泽亮精神好自然长的快。


     猪大了后,我还想为国家做贡献上交,队长不干说,队里不少人家就等着交猪换钱呢,轮不到你们知青户。我一气之下告诉老太太杀了吃肉。老太太请来四叔五叔杀猪。老弟兄俩配合很默契,五叔杀猪四叔负责褪毛开膛,然后五叔整理内脏分割肉块。


猪杀好后,老太太说五叔家贫孩子多“你把下水(内脏)都拿回去。”再按乡俗分别让四叔五叔自己拿块肉算是谢谢也算是工钱。


第二头猪仔是队里喂的母猪下了猪仔,我们买了一只。由于我那时经常在公社县里帮助工作,顾不上打猪草了。但是我有其他办法嘛,就是还在县城买了大量的工业用料麸皮运回去确保了猪的饲料供给。


      记得杀第二头猪快过春节了。这次不知咋接三叔提出由他来杀。我倒是说了句“你打捷克机枪扛硬(三叔因身体壮,当年在解放军是机枪手,在那场阻击马匪骑兵的西府战斗中,三叔与他的几位战友不怕牺牲用机枪打马匪骑兵,掩护大部队转移。直到子弹打完还挥起机枪与马匪搏斗,被马匪砍了重伤差点牺牲了)杀猪行吗?”但老太太说也让三叔“露露本事”就没有请四叔五叔。结果猪倒是被三叔一刀子非常麻利地杀死了。可是褪毛却出了麻烦。当年农村杀猪褪毛都因陋就简的利用喂驴、骡的长条石槽,把杀死的猪放入后浇上开水那毛就褪下来咧。谁想那天三叔把猪放进石槽里浇开水,那毛可就是不掉。急的三叔这里揪一把那里揪一把的那毛就是不掉。围观的人都讥笑他“球也不定”。气的三叔只能冲我嚷嚷“再烧水再烧水”。就这样我担了六担水,烧了四大锅开水才把那猪毛凑凑合合的褪了干净。杀这头猪,杀猪的三叔倒没有见咋接累,而我又是挑水又是烧水大冬天的累了个头大汗。


     不过打哪以后三叔再也不给人家杀猪去咧。


     有人问那你们的猪杀了肉能吃得完呢?哪能吃得完呢。不过老太太有办法,她站在睑畔前高声“庄里有老人的,后生媳妇来一趟,给老人拿块肉回去。有钱就给没钱欠着以后再。”当然从来没有人给钱也没有还钱的,老太太的做法其实就是给老人们送点肉吃嘛这点我们都明白得很。


      那时在队里还有几位北京来的知青,老太太也是非常照顾。老太太说人家娃娃的家长都不在跟前咱们就是人家的家长得关照。比如第一次杀猪就让我给知青灶送去了整整一个后腿呀。我送去时还有人嚷嚷“我们没钱啊没钱。”我头也不回说了句“欠着!”当然这钱如今还欠着呢。我们杀第二头猪时知青点就剩下两人了。那天三叔杀猪时他们就守在跟前,三叔褪毛不利被众人讽刺的话也是他们说的多。不过讽刺归讽刺,不等三叔把膛开好了两人就强调“我们已经给老太太说好了,下水我们拿走了啊”上前把尚在猪腔子里的整套下水连撕带拽地拿走了。


      2012年父母合葬后,我遇到庄里的老乡亲们,提起往事还有人记得老太太当年给庄里老人们送肉的事,感慨的说老太太“一辈子行善。”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4-6-25 06:59 , Processed in 0.173010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