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刘老的葬礼 文/望见马克

2021-8-8 15:58|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29| 评论: 0|原作者: 望见马克

摘要: 刘老的葬礼刘老无常了。他静静地躺在经匣里,头北脚南面向西,这是穆斯林停放埋体的标准姿势。躺板旁边依次围着他的亲人。“高寿啊,九十三的年龄。””太突然了,令人难过。“送葬的文友们都说。生命之花陨落在疲惫 ...
刘老的葬礼
  刘老无常了。他静静地躺在经匣里,头北脚南面向西,这是穆斯林停放埋体的标准姿势。躺板旁边依次围着他的亲人。“高寿啊,九十三的年龄。””太突然了,令人难过。“送葬的文友们都说。
  生命之花陨落在疲惫的奔波里,突然而至的不幸使活着的人备受煎熬。刘老匆匆地离去,使尘世的人们在冥冥之中感受到生命的脆弱。
  刘老无常得非常突然,也在情理之中。说是突然,因为前一天还正常生活,乃至早上还计划午饭的食谱。说是情理之中,是因为自去年开始一直处于紧张的忙碌中,处于高度的紧绷过力状态。他的去世引起大家过于悲痛,引发了很多人的怜悯“解脱了,真主要命,谁也搪不住。”刘老没有太多的痛苦,只是三五分钟的剧痛至亡。家人按照老人的口唤做了,把后事办得非常“火实”。亡人是在主麻日发送的,赢得了教内外人们的尊敬。
  装修一新的清真大寺,成了众人关注的中心。文友们大批到来让人感受到了庄严沉重的气氛。圣洁的洗浴仪式开始了。乡老和家人给亡人“打整”, 阿訇在外屋开经,为亡人诵读着尊贵的《古兰经》。悲怆的声音犹如不断奔涌的旋律,节奏缓慢,掷地有声,起落之间,生生死死如尘烟一样无声无息,只留下萦绕的怀念。
  清真大寺聚集了几十人,跨院里多是头戴白帽的穆斯林,还有文友们,都是接受过亡人恩惠的人。
       此时,人们在议论老人的高尚品德:“……刘老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这辈子没干过惊天动地事,他做的都是很不起眼儿的写作,但正是这些事成就了他的不寻常与不一般!”
  “刘老小学毕业,没有什么文化,但比我们有些文化的人还强百倍!他善良,诚实,坚忍,爱抚!”
  “每天坚持写作一至两千字,一直坚持数十年,生前出版了九本书籍,了不得。我是被他这种孜孜不倦精神感动了……”
  “都看亡人了吗,还有谁没看?”我们排着队向亡人做最后的道别,白色的蒙脸布轻轻地揭开,一张白净的脸,隆鼻深目,颜面如生。只看了一眼,悲伤的眼泪已将我的心淹没。出“埋体”时刻大寺门口就来了不下70人。礼完“撇失尼”的人们陆陆续续从大殿走下来了。
  乡老们把匣盖盖好,然后把绿色的绒布罩套在匣箱上。男人们排成三行,一律面朝西肃立。阿訇站在前面中央领站礼。礼完撇什尼拜的男人们从大殿里鱼贯而出。接经的仪式开始了。亡人的亲戚小辈站成一排,与各位阿訇乡老拿手致意。
       大寺肃静得让人感到憋闷,听不到一点儿声响。时间仿佛凝固了。人们屏气凝神,神色庄严地在为一个穆斯林举行隆重的殡礼。   
       整个仪式进行得非常庄严隆重。使在场的每一个心灵都感受到了震撼!这仅仅是为一个老人送行吗?不,其意义决不限于此,它昭示着人们,应该怎样走过短暂的人生,应该怎样坚持自己的追求,应该为大家服务!
       人生就像一季庄稼,当生命的种子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经历了风霜雨雪,经历了苦寒和干旱,经历了真主前定的磨难和喜悦,无论丰盈还是歉收,终归要回归于大地。
  亡人入土为安,墓地传来压抑而悲怆的哭声像一条河,缓缓地流在夏日的暖风里。

注:刘文华老人是天津老年人大学文学研究班学员,我的恩师。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知网-中国知青网络家园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21-12-5 00:06 , Processed in 0.140008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