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中篇小说】海螺钥匙链 第六章

2019-6-15 12:15| 发布者: 开心| 查看: 33| 评论: 0|原作者: 一面街老屋居士

摘要: 海螺钥匙链 渝濛 第六章 铁山的心事和秀英的烦恼 这天国花见金海他们吃完晚饭来了,就忙着回家吃饭去了。一直到金海、铁山他们陪秀英待了快仨钟头了,还没见国花回来。铁山发现油灯光越来越暗,一 ...
               海螺钥匙链

                   渝濛

       第六章    铁山的心事和秀英的烦恼


    这天国花见金海他们吃完晚饭来了,就忙着回家吃饭去了。一直到金海、铁山他们陪秀英待了快仨钟头了,还没见国花回来。铁山发现油灯光越来越暗,一看,快没油了。就问秀英:“油棒子在哪儿呢,我添上点油。”月琴起身到堂屋东北旮旯拿来煤油瓶子,递给铁山。铁山捻开灯捻盖,往里灌煤油。立时油灯芯就不吱吱响了,屋子里也比刚才亮了。
    到了这个时间小李庄子的社员们差不多都睡下了。金海说:“国花这丫头一准是跟瑞成上鸭子港钻高粱颗去了。看不着,这六、七天憋坏了。”几个人会意地笑了。
    “也不怕蚊子叮。”月琴说。
    “那劲头大的,啥也不怕呀。这阵儿俩人穿一条裤子还嫌肥呢。”金海说完,几个人都哈哈笑了起来。这时,铁山偷偷瞄了秀英一眼。
    在小李庄子,当庄的男女青年搞对象结婚的从来没有。因为庄里人都姓李,差不多都是亲戚。到了文化大革命以后,这些旧观念似乎在逐渐淡化。
    国花是小李庄子公认的最标致的大闺女;瑞成是模样最英俊的小伙子。俩人不知道啥时候就搞上了,现在好地跟一个人似的。就是因为没有先例,所以非常显眼,小年轻的都很羡慕他们。

    十几天后,秀英回家了。她要在家休养一段时间。金良队长和社员们都嘱咐她不要着急回来,养好了再说。这个期间,大队书记和大队革委会主任操持着给秀英盖新房的事。


    给秀英盖房的事很快定下来了。因为每个知识青年都有一笔建房的钱,是国家直接拨下来的。况且小李庄子得到的是两个人的建房钱。选址也没费什么周折,选在了一户人口少,房屋少,院子大的地方,即靠近小队队址,又离大队部不远。建房的材料也很快筹集齐了,按照大队革委会的意思,房子要在大秋之前盖好,一来不耽误秋收;二来秀英可以在入冬之前住进去。
    房子很快盖好了,比周围的房子都稍高一点。是前院的两间正房,只有堂屋和东屋,没盖西屋是为了给春生家留出道来,进出方便。中间的堂屋,南面有窗户、门,北面没留门。一来是为了安全,二来房北是春生家的园子。
    建房的几位师傅都走了。剩下小小不言的活,小队的人就能做。炕是四叔领着人盘的,灶台是金海垒的,墙里面是老五、大明他们套的,窗户、门上的玻璃是善林他们安的。等细小的活计都干完了,又凉了十几天。到摘棉花的时候,秀英就搬进去住了。那时候,只剩下寨子没夹了。这也是收秋最忙的时候,金良队长说:“仨早起俩后晌就能做的活,队上就不出工了。”
    金海说:“这点活我叫几个年轻的吃后晌饭前后做就中了。”

    下午收了工,铁山就帮秀英夹寨子来了。寨子沟是头一天金海、铁山、宝来他们刨好的。
    今天,金柱、宝生他们把秫秸插到沟里,埋上土,踩结实了。干完了,金柱说:“铁山,我们吃饭去了,你们夹吧。”说完,他们就走了。
    秀英跟铁山拿约子往一块儿捆。铁山在寨子外面,秀英在里面。秀英主要是扶着秫秸,铁山拿约子穿进来,秀英接住再穿过去,铁山勒紧了,再穿进来。他们边夹寨子,边说着话。
    “金海垒的灶忒好烧。”秀英说。
    “嗯,他的活计不赖。”
    “我就喜欢会干瓦匠活、木匠活的人。”话一出口,秀英就后悔了,我咋说出这样让人尴尬的话呢?想找话圆过来,却一时找不到。
    铁山听了,沉了一会儿,说:“我往后要学干瓦匠活、木匠活。”
    俩人沉默了下来,但是手上的活计没停。铁山把约子穿过来,秀英再穿过去时,铁山一下子攥住了秀英的手,同时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秀英。秀英想挣脱,却使不上劲,另一只手要掰开铁山的手,还是使不上劲,但是掰铁山手的动作还在做。你说秀英在掰铁山的手也行,说她在抚摸铁山的手也可以。要不是铁山另一只手攥着约子,没法撒手,恐怕那只手也伸过来了。铁山有力的大手暖暖的,那热量好像很快传遍秀英的全身。此时的秀英红着脸,低着头,心在砰砰砰地跳。俩人谁也没说话,就这样默默地呆着,直到有人走过来了,他们的手才分开。

    看着月琴、国花她们熟睡的样子,秀英更睡不着了。咋办呢?今天铁山攥住我的手,是无言的表示。我为啥当时就没劲掰开他的手呢?咋办?明确拒绝吧,肯定要伤他的心;不拒绝吧,那后果将会……。咋办呢?啥无言的表示,他又没说啥。那还用说吗?他不说我就当他没有表示。攥住不撒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你,还用咋表示?反正他没说话,我就不承认那就是表示。别自欺欺人了,他的一举一动别人都看得一清二楚,你还装聋作哑干啥。那咋办,那咋办呢?拒绝他,他会很伤心的。你看,你看,心疼了吧,你心里有他,还不敢承认……。
    忽然,铁山来了。秀英微笑着迎上去,引领铁山进屋子……。爸爸看了微笑着点点头,妈妈见了问了声:“吃了吗?我去做饭。”铁山给爸爸鞠了躬,又给妈妈鞠躬。说:“我该走了,今天上夜班,下井采集煤样去。”……
    下井采煤样去?秀英醒来了,原来是个梦。
唉,真让人发愁,咋办呢?咋办……。

    这两天秋雨淅沥沥地下着,地里进不去人,社员们都在家休息。雨天也就是社员们的礼拜日。这天一早,铁山就打着雨伞出门了。他也说不出要去干什么,就是想找个清静的地方梳理梳理杂乱的心思。他往东走不远就出了庄,再往东走了大概二里多,前面就是饮马河了。他沿着河堤走了一阵儿,忽然想,这儿离海边不远,何不去海边转转。于是,铁山大步沿河堤朝海边走去。
    自从秀英来到小李庄子,一下就勾住了铁山的心。这城里的女学生,说不上俊俏,但是白白的细皮嫩肉的,一掐一咕嘟水,一个人到这穷乡僻壤受苦受累的,多可怜哪。这么长时间,秀英天天跟社员们一块下地干活,虽然身单力薄,可她从不惜力。这个社员们都看在眼里。就这样铁山从怜惜到心疼,说不清是咋个情。到现在只要秀英一回家,他就在小本子上划正字,算日子,猜想着今天能不能回来,明天会不会回来。铁山明白,用书上的话说是爱上她了。那天自己还唐突地抓住了秀英的手不放,这会不会对秀英造成伤害呢?铁山觉得必须得认真对待了,应该好好理一理头绪,确定以后该怎么办。
    铁山边走边琢磨着,不知不觉来到了海滩。这里的海滩十分平缓,光着脚踩着海水往里走,走出好远,海水刚刚没过腿肚子。今天下着雨,连渔民也看不着,太清静了。铁山明白,秀英是下乡知青,没有哪个下乡知青不想回城的。况且,她是工人出身,自己是富农出身,她能认可吗?用理智来思考,这感情恐怕是没有结果的,应该适时终止才好。这时终止也容易,因为铁山即没有私自递话给秀英,也没有托人说合。要说真实情感,自个儿何尝不想娶秀英进门,让她少遭点罪呢?一个人如果真爱另一个人,就要设身处地地为那个人着想。秀英一个人离家这么远,她和她的家人都希望她最终回到家人身边。我如果娶了她,那么她和她家人的愿望就落空了,这对于她和家人都是一种遗憾。再说,这儿这么苦,她的家人肯定不希望秀英留在这里。这样看来,我只能压下这份感情了。唉,谁让自个儿生在这穷乡僻壤呢。离开这儿,谁办得到?本来就快考中专了,哪承想闹起了文化大革命,学也没法上了。都说不相信命运,在这残酷的现实面前,究竟是信还是不信呢?
    铁山最终拿定了主意:如果秀英真的一点回城的希望都没有了,她肯嫁给我的话,我就娶她。否则,我只能爱护她,帮助她,却不能走得太近,不能有非分之想,一定要控制住自己!一定!!

    (待续)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9-7-22 19:40 , Processed in 0.152009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