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中篇小说】海螺钥匙链 第二章

2019-6-14 12:41| 发布者: 开心| 查看: 34| 评论: 0|原作者: 一面街老屋居士

摘要: 海螺钥匙链 渝濛 第二章 李铁山为姜秀英做了海螺钥匙链 小李庄子有一口水井,但是水有点咸。五几年那会儿,当时的村长从笛声寨请来个风水先生,让他在庄里选一个能出甜水的地方,再打一口井。可风水先 ...
                海螺钥匙链

                   渝濛

第二章    李铁山为姜秀英做了海螺钥匙链


    小李庄子有一口水井,但是水有点咸。五几年那会儿,当时的村长从笛声寨请来个风水先生,让他在庄里选一个能出甜水的地方,再打一口井。可风水先生在庄里转了两天也没个结果,村长只好让他在庄外离庄近点的地方再选。最终选在离庄二里多的地方,果然打出了甜水井。从此,小李庄子人就能喝上甜水了。不过,因为甜水井较远,挑水费劲,家里一般都预备两口水缸,一口只盛甜水留着做饭吃,另一口就盛咸水,洗洗涮涮的用。
    秀英的屋里也有两口缸,她也去挑水,可青壮年社员一般都不让她去挑甜水,他们挑来甜水都会在秀英门口喊一声:“要甜水不秀英。”给秀英挑甜水最多的就数铁山了,铁山挑来甜水从不在门口喊,他总是直接挑进屋,倒进甜水缸里。如果甜水缸满着呢,他就把水折到秀英的水桶里。刚开始铁山倒了水,打声招呼扭头就走,慢慢地由跟秀英说几句话,到后来越说话越多了。
    队长的弟弟李金柱这天挑着甜水给秀英送来,跟她唠起了家常,“你家那边吃的水是甜的不?”
    “是甜的。”
    “你们那边没有咸水井吧。”
    “我们那儿没有水井。”
    “没水井那水打哪儿来呀?”金柱疑惑地问。
    “我们那儿是自来水。”
    “自来水?打哪儿自来?”看来这里的人们不知道自来水是什么东西。秀英就把城镇供水系统简要地说了一遍,还说人们在自家附近就能接到甜水。
    “那可真方便,不用跑二里多远挑水了。”金柱挠挠脑袋又问了:“那人家把水送到家门口,得要钱吧。”
    “呃的,一个月八分钱。”
    “要不说呢,咋会白送,还是得花钱。”金柱摇了摇头,接着说:“那,跟前住的凑一块打口井不中?有了井那就不用花钱了。”
    “不中,哪有地方打井啊,都是房子,都是街道,没地方打井。”
    “没法打井,那就得花钱了。”
    金柱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叨咕:“住城里有啥好的,吃水都得花钱。”
    时间一长,人们都看出来铁山的意思,慢慢地他们就把给秀英挑甜水的事留给了铁山,也乐得省点力气待一会儿。


    一月初,东庄队结算完了。按全年测算,每个工值八分钱。这是什么概念呢?像金海这样的壮劳力,一天记十分;铁山这一类的就记九分半;还有记九分的;妇女们一般记八分半、八分,还有记七分半的。秀英记八分。按这个工分计算,十分算一个工,金海一天挣八分钱;铁山挣七分六厘;秀英只挣六分四厘。一般而论,每年社员们除了歇年过节,雨、雪等特殊天气,还有就是头疼脑热、生病这些身体因素影响不能出工外,差不多可以出工三百有余。这样看金海干一年活,刨去队里分的粮食啊,肉啊,油啊,金海只能拿五六十块钱,好年头七八十。秀英一年只能分二十几块钱,最少那年拿十五块多,最多也就三十几块。
    分红那天,春光不无调侃地跟大伙说:“我一天干活累得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还真他妈能挣钱,挣仨钢墩儿,一个比一个大,哈哈哈……。”


    年已经过了几天了,今天是歇马台集。正歇年的人们从四外八庄走到歇马台来赶集。铁山也和几个伙伴来到集上。集上人多,几个人挤来挤去地就走散了。铁山索性自己随便瞎逛。逛着逛着,来到了百货店前。他进了百货店,东看看西看看,在一个玻璃柜台里看见了钥匙链,这些钥匙链都是一个环,连着一条短短的链,链的下面是一个彩色透明的塑料珠坠。整个钥匙链很精致,塑料珠什么颜色的都有,很漂亮。这时铁山心里忽然一动,有了个新想法。于是他掏钱买了一个橘红色的,不贵,才几毛钱。
    这时,铁山想起了另一个人,他的初中同学,好朋友彭志刚。彭志刚是歇马台人,去年盛夏的一个雨天,他来找铁山,两个好朋友一块跑到海边来玩,拣了好多好看的贝壳。那时候,彭志刚跟他说了追女同学项玉萍的事,结果是彭志刚发现项玉萍脚踩两只船,就跟她拉倒了。后来彭志刚的爹妈托人说了铁匠铺的段桂花,见面以后,彭志刚不太乐意,可段桂花三天两头来找他,闹得他心烦意乱的。
    铁山想去找彭志刚,又怕这大过年的,人家会留他在家吃饭,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回到家,铁山钻进厢屋,掏出钥匙链,又翻出以前拣来的贝壳,琢磨开了:这钥匙链虽然漂亮,但很俗气,把塑料珠换成贝壳就别致多了。他左看看,右看看,这么比比,那么比比,起身出门去找春生了。
    春生是大队唯一的电工。找到了春生,借来了钳子、砂纸等工具,又跟妹妹要了根扎辫子的塑料玻璃丝,回屋子,开始鼓捣了。铁山先用老虎钳子和尖嘴钳子把透明塑料珠摘下来,再挑一个即漂亮,又大小合适的海螺壳;把海螺壳的尖在砂纸上磨透,再把钥匙链固定塑料珠的铁针插进海螺壳的尖里;再剪几小段玻璃丝插进铁针周围,然后点着油灯,拿住钥匙链和海螺壳,一下一下地在灯火的侧面烤塑料玻璃丝,让玻璃丝逐渐变形,又不被灯火熏黑。这样一点一点地让塑料玻璃丝即包住钥匙链上的铁针,又包住了海螺壳的尖。等温度降下来,塑料凝固了,一个别致的海螺钥匙链就做成了。

    正月末,秀英回家过完年回来了。那天晚上,铁山妈让他给秀英送一碗自家腌的提溜咸菜尝尝鲜,还有三个粘豆包。铁山爽快地来到了秀英住的矬屋。
    矬屋原来并不矬,只因建房时选址和地基的原因,再加上年代较长,房屋整体下沉了。原主人有了其它的房屋后搬出去住了,这里只存放一些杂物。秀英和丽荣下乡插队到这儿,生产队把杂物挪到东屋,腾出堂屋和西屋给知识青年住。开始两人一起住了两个来月,丽荣吃不了农村的苦,回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队里的两个姑娘李国花、李月琴就来跟秀英寻宿作伴。
    秀英住的西屋跟普通正房一样,临南窗下是火炕,能睡四个人,靠西墙是一张高桌,北墙下有一只小木箱和一个小炕桌,都是东庄小队专门给秀英打的,据说是金海他们的手艺。
    铁山进了秀英的矬屋,秀英正在一个人吃饭。铁山说:“正好,尝尝这个粘豆包跟提溜,我妈让我送来的。”
    “提溜?”秀英看着铁山问。
    “就是一种咸菜,我们家自个儿腌的,挺好吃的。”铁山把屉布包着的粘豆包也放在小炕桌上。
    秀英拿筷子夹了一个像小小的压腰葫芦样的提溜放在嘴里,“嗯,真挺好吃。你坐炕上啊。”秀英看了看粘豆包,又重新用屉布包好,“这个我不要了,你拿回去吧。”
    铁山低下了头,没说话。秀英看他这样,就拿来小浅,把粘豆包盛小浅里,把屉布递给铁山。
    铁山又从裤子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交给秀英,“这个给你。”
    秀英接过纸包问:“啥呀?”说着就要打开纸包。
    “别动!”铁山忙制止了秀英,“等,等我走了,你再看。”说完,扭头跑出了屋子。
    秀英看着铁山的背影,迟疑地打开了纸包,啊!多么漂亮别致的钥匙链呀,还是海螺坠的,这海螺真好看。顿时秀英的心里又酸又热,铁山啊铁山,真难为你一片苦心。
    秀英重新包好钥匙链,打开箱子,小心地把纸包搁在衣服下面。
    秀英重又坐到炕沿,拿起小饭桌上的筷子,可这时,她已经没心事吃饭了。她呆呆地看着碗里的提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待续)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9-11-21 09:38 , Processed in 0.141008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