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后代 查看内容

拣煤核

2019-2-11 13:08| 发布者: 开心| 查看: 612| 评论: 0|原作者: 张翟西滨

摘要: 拣煤核□张翟西滨 “提篮叫卖拾煤渣,担水劈柴也靠她,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是《红灯记》中,李玉和的几句唱词,也是儿时我们这一代人的真实缩影。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家居住咸阳道北, ...
拣煤核
□张翟西滨
timg.jpg
       “提篮叫卖拾煤渣,担水劈柴也靠她,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是《红灯记》中,李玉和的几句唱词,也是儿时我们这一代人的真实缩影。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家居住咸阳道北,紧邻陇海铁路。那会儿我正读小学,是“停课闹革命的年月”,发小们每天上半天课,下午就“放羊”了。十一二岁的童年,正是贪玩、不沾家的时候,胡同里的男发小常在一起“抓三角”、“甩面包”、“嘣弹球”,而女发小则结伴“跳皮筋”、“扔沙包”、“踢毽子”,虽然,玩具贫气、条件简陋,依旧兴趣盎然,不亦乐乎。
       依稀记得,每到下午,我常和几位发小沿着铁路线拣拾各种旅客抛弃的烟盒,拿回家将它折叠成三角或面包,用以和小伙伴玩耍、比拼。甭说,只要窜到铁路(警示:而今为确保安全,铁路沿线早已封闭,任何人不得入内)沿线定有收获。
       时间久了,我发现一些同龄的发小,一手挽着小竹篮,一手拎着三齿铁钯(用8号铁丝手工制成),在临近货场对面的一处停火车头堆放煤渣的地方,弯腰低头在拣拾煤核,特别专心和起劲。当年,蒸汽火车头需隔三差五透炉一次,这里既是给火车头加水、卸煤渣之地,也是拣煤核的优待之处。瞧!那路轨旁倾倒的煤渣一字排开,类似山包。每当我走到此,不由自主驻足观望,大人孩童围了一大帮,急不可耐、欲拔头筹,那手忙脚乱、挑三拣四的热闹场景,如同渣里淘乌金。
       那年月,物资匮乏,吃粮烧煤等生活必需品一律凭证定量供给,不少人家日子恓惶,月末吃粮要靠买黑市高价粮接济,烧煤也要另想其它门路。常言道: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道北不少人家不得已要靠拣煤核弥补生活不足,图个家中炉火烧得更热更旺。
       煤核,就是蒸汽火车头尚未完全燃尽,还可以继续燃烧的煤。煤渣堆蒸腾着热气,像烈焰、如硝烟,一群提着篮子的孩童,争先恐后涌向煤渣堆胡扒乱刨、寻寻觅觅。那情景堪比一幅黑白分明的烙画,写实写意,烙印心田。
       不知有多少次我近前观望,其中不乏我的发小。火车司机俨然英武利落,手拿大炉钩或铁锨,不时将炉渣扒拉、倾倒于路基下。岂知,对拣煤核的大人和孩童们来说,一钩钩是美好的愿望,一锨锨是温存的畅想。当火车头鸣笛扬长而去,霎那间,煤渣堆犹如战场被团团包围。热浪翻滚透着红,煤渣堆里不时会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稀里哗啦”的钯子声,有人不经意间唏嘘不已,被刚出炉的热煤渣烫了手,皆会习惯性用嘴吹一吹或搓一搓手,减缓疼痛,后又一古脑儿投入到火热的“战斗”之中。默默无语,毫无怨声,像一场无休无止的竞技与比拼,人人聚精会神,紧张忙碌,惟恐错失良机,落于人后。我发现不少人的篮筐中煤核逐渐增多,大的宛若核桃,小的如同弹球,运气好的话,约莫一小时就能拣上一担笼。每当他们满载而归,总是昂首挺胸,喜乐开怀。
       如今,拣煤核的年代早已是尘封往事。打开它,只是提醒晚辈:或许你的父母儿时曾有过拣煤核的经历,别嘲笑、别忘记!那是一种为家分忧解难,让家变得更温馨、更温暖的人生履历……
       难怪有人说,童年是人生最宝贵的一笔财富,童年拣煤核更是难得的宝石,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在日复一日的岁月里它都会成为生命中最诱人的磁场。




遥祝龙超版新年快乐!

       遥祝龙超版新年快乐!
4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9-11-21 17:03 , Processed in 0.074004 second(s), 2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