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联络站之窗 查看内容

恍然如梦五十年 文/孟繁芝

2018-10-24 10:52|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92| 评论: 0|原作者: 孟繁芝

摘要: 天津知青回邢台长信村纪念下乡五十周年大会上的发言: 恍然如梦五十年 ——致我们逝去的青春孟繁芝金秋十月,深秋的风带着一丝寒意,披着一身金黄,迈着轻盈的脚步,悄悄地来到了人间。八百里太行山黄栌漫山红遍,层 ...
天津知青回邢台长信村纪念下乡五十周年大会上的发言:
恍然如梦五十年
——致我们逝去的青春孟繁芝
金秋十月,深秋的风带着一丝寒意,披着一身金黄,迈着轻盈的脚步,悄悄地来到了人间。八百里太行山黄栌漫山红遍,层林尽染,五彩斑斓正张开怀抱等你来。
等你,我们的手足兄弟姐妹——天津知青。当你踏上邢台的土地,兴奋的高喊:“邢台,我回来了!我们都是长信人!”。我们在这里相聚,看看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看望父老乡亲,看看同龄的姐妹,看看鬓发如霜的大叔、大婶。
在浩瀚的宇宙中,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五十年、半个世纪只是一瞬间,可对于我们知青来说就是一辈子。
1968年席卷中国大地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几乎涉及到城市每个家庭。1700万老三届初中、高中学生头顶着“知青”光环却没有文化。正是青春年少读书的好时光,却放下书本离开城市,告别爹娘走向了农村、边疆。我们庆幸来到了河北,来到了邢台,来到了离家不太远的地方。
今日蓦然回首,恍然如梦五十年。
难忘下乡春种、浇地、锄麦。麦天“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抢收夺麦。伏天又与社员沤麻、出麻同呼吸着弥散不尽的气味。
难忘村西背窑、装窑、出窑,汗水顺着脸颊流淌。
难忘去山里修那邢左公路,朱庄水库。开山、打眼、放炮、搬石头。
夏日的夜晚,望着满天的星斗,洗去一天的疲劳。知青们聊天,聊起梦想、愿望。
五队的程新新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条跟农民一样的粗布布袋,装下我的口粮。”
周玉说:“我的愿望是子承父业,学会中医为村民治病。”
田文阁说:“我就想回到城市,登个三轮车就行。”
我说:“我没有理想也没有愿望,曾经的梦想在停课闹革命的喧嚣声中破灭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当工人,更没有想过当农民,可是现在我就是农民。‘农民’这个词对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孩子来说是那么遥远。如今自己不能掌控命运,只好随波逐流,随遇而安。”
有人情不自禁地高声朗诵王安石的诗:“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抒发内心的无奈与惆怅。
多少人追逐理想与梦想的翅膀在1968年的冬日折断了。犹如精美的花瓶打碎了,散落一地。
光阴流转,韶华如水。岁月的沙漏无情地流走了寒暑与春秋。知青在村民的帮助下,渐渐地融入了农村生活。
忘不了年轻的嫂子侯玉芬帮助生火做饭;梳着两个小辫,身穿红花棉袄的陈小苏迈着舞台小碎步,端来一碗咸黄豆;邻居陈永敬端来一海碗洋姜,他坐在我们的土炕边,和我们山南海北的聊天,吃着他那碗盛满蔓菁、红山药的棒子面粥。
忘不了许静宜生病,贺喜秋妈妈做了一碗疙瘩汤,里边飘着黄泱泱的鸡蛋花,芝麻油的香气弥漫在小屋里。喜秋的弟弟、妹妹扒着门缝吸溜着鼻子。许静宜感动地留下泪来,这一碗疙瘩汤让她终生难忘。
忘不了1969年中秋节,秋风、秋雨,思乡的情绪萦绕在每个人心头。清晨,贺杰队长和会计贺增柱打着黄油布伞送来了白面、肉和韭菜,让我们包顿饺子一解乡愁。
忘不了华兴妈、正值中年的银凤婶子热情的招呼知青,你们用啥农具锄头、木耙、镰刀、背筐只要家里有随便拿。
当年村礼堂的样板戏的锣鼓点;王玉英的洪亮大嗓门;贺喜秋的“欢天喜地一家人”;知青闫凤纪的幽默表演;马德兰的甜润歌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你是否还记得当年穿着花棉裤的小姑娘现如今已是儿孙满堂。
你是否还记得五队队长赵深知青会上忆苦思甜讲今昔、话短长。
你是否还记得三队队长王二福声如洪钟,面色黝黑,深深的眼眶里一双深沉的眼睛,一张饱经风霜的脸,犹如罗中立的油画“父亲”。这是典型的中国农民形象。
你是否还记得一队队长贺杰,一位解放临汾负伤的老兵,胳膊上的伤疤是镌刻在肉体上的英雄勋章。他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饱经生活的风霜。他少言寡语,铁汉柔情。对我们什么农活也不会的知青关怀备至,呵护、照顾,安排些力所能及的活。
流金岁月,繁花似锦,青春逝去。
有人说:人生一世,白云悠悠,漂走的事多少沧桑与眼泪;人生苦短,汗流尽,沉淀的又是多少往事与回忆。
人间四月芳菲尽,满城槐花流水香。
进入五月,村北的槐树林,香气袭人的槐花,更是让人心旷神怡。槐花不像桃花那样妖艳多姿,不象牡丹那样雍容富贵。一嘟噜一串的槐花散发着沁人肺腑的芳香,成群结队的蜜蜂在花间采蜜。大自然的美好从来没看一看,嗅一嗅花香。
冬日雪后,绵绵白雪装饰着世界,琼枝玉叶,粉妆玉砌。太阳照在西边山上泛着银光,正如革命浪漫主义诗人毛泽东词“沁园春~雪”里描写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可是我们视而不见。
静谧的夜晚,皎洁的月亮挂在树梢,繁星像镶嵌在黑丝绒挂毯上,一闪一闪的。夜静人稀,听着二里地外火车的咣当、咣当声难以入眠。心里默念的是: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满地落叶,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青春的激情消耗殆尽,荒凉的原来是人生。现在回想青春的美好被压抑,荒废。昨天的记忆悄无声息,却时常在梦里,越来越强烈。
回去!回邢台,回长信。看看这五十年的变化,看看父老乡亲。
坐高铁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再也不去坐那九个多钟头的绿皮车。
看看清风楼,逛逛古文化街。
再到当初的招待所,豪华单间,双人间每天不超过百元。不由想起五十年前初到邢台的那个夜晚,睡在铺着稻草的大通铺。
你看:豫让桥如今成了市场,早不见当年的芦苇塘。
你看:邢台的街道宽敞、整洁、干净。街道边行道树有白杨、垂柳、芙蓉树。紫荆、栾树、丁香、垂丝海棠。一年四季绿树成荫,繁花开不尽。
你看:当年整日不见几辆汽车的107国道,走的是拉煤的大马车,拉沙子的小毛驴车。现在各种汽车川流不息。
如今邢台市交通中心城区“两横三纵+外环”的快速路。市中心“九横九纵”的城市主干道。坐高铁去天津一天打个来回,你说方便不方便。
你再到村北看一看记忆中的洋槐树林子,现在是邢台的森林公园。是市内最大的公园,被赞誉为邢台的绿肺,占地1580多亩,比著名的达活泉还大500多亩。
村里人喝的是自来水,做饭用的是天然气。挑水,烧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咱村的村民家里的两层小楼装修豪华。年轻人开着汽车去城里上班,有人坐着飞机在南方经商。
咱村里孩子去北京、天津上大学,还有的在清华读博士。
咱长信现在正在进行新农村建设,长信已是城区,村民已经成了市民。再过几年长信人都搬进新楼房,记忆里的长信在梦里,在茶余饭后里。
到那时你再回长信看一看,嘿!我们这一群精神矍铄的“老少年”风采依旧。
2018.10.21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8-11-19 06:55 , Processed in 0.141008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