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原创文学 查看内容

入埃及记 文/望见马克

2018-10-9 19:22|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129| 评论: 0|原作者: 望见马克

摘要: 入埃及记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记忆像一列疾驰的动车,从渤海之滨向遥远的非洲大陆埃及苏伊士苏哈娜驶去……  1992年,在高校工作的我,毅然辞职,应聘到驰名的大型外资企业。随着不断地被公司派往国外学习 ...
入埃及记
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记忆像一列疾驰的动车,从渤海之滨向遥远的非洲大陆埃及苏伊士苏哈娜驶去……
  1992年,在高校工作的我,毅然辞职,应聘到驰名的大型外资企业。随着不断地被公司派往国外学习、考察,我的眼界被打开。我渴望有朝一日真正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为中华民族融入世界市场出把力。2004年,非洲大陆一块土地向我招手,让我梦想成真。这块土地是泰达控股旗下的埃及苏伊士置业公司园区(以下简称置业公司园区),面积有120亩。经过考核、政审、体检,我被组织派往埃及工作。
  万里赴任
  在历经24小时长途跋涉后,我们终于在中午时分到达了目的地埃及苏伊士苏哈娜地区的“TULIP”(郁金香)度假村。想着昨天此时,我们还在京津唐高速旁的一家饭馆吃涮羊肉,此刻却在异国他乡荒山僻壤的戈壁滩上安家了。世界真小,地球真小。开发区驻埃及项目首席代表老杨,热情地给我们讲述了这个项目的由来。
  1997年4月,埃中两国正式签署了政府谅解备忘录,决定招商中国企业参与埃及苏伊士湾西北经济区的项目建设。1998年初,由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承担帮助埃及进行开发建设的任务。当年5月,特别成立了“天津开发区苏伊士国际合作有限公司”,作为中方投资主体与埃及政府指定的四家国有企业,组建了“埃中合营投资公司”,负责承建苏伊士经济区三号地块。从1999年9月起,老杨作为派驻埃中合营公司的中方代表,开始了七年的常驻埃及生活。老杨介绍说,初到苏伊士苏哈娜现场的时候,眼前就是一片黄沙,车轮卷起滚滚沙尘,挡住了视线。一眼望去,光秃秃的黄沙戈壁,寸草不生,万物皆无。前面到处都是标志着埋有地雷的一面面三角小红旗,它警示我们,不久之前这里还是敌对两国兵戎相见的战场。在离公路不远处,有一座孤零零的帐篷式小建筑,据说这是前不久为迎接穆巴拉克总统的视察而匆匆搭建的接待室。这顶小帐篷就成为埃中合营公司现场唯一的办公室。
  “火焰山”
  刚到苏哈娜,感觉如同到了火焰山,四处热气腾腾。这里纬度低,太阳当头直射,仿佛在下火。周围是戈壁沙漠,没有一棵树木,没有一点阴凉。汽车在公路上奔驰,车外地表温度高达60多摄氏度。每天早上10点至下午4点,气温最高。每年6、7、8月份是旱季,也是天气最热的时期。我们就是在6月中旬到达的,每天要在气温最高时段进行热火朝天的工作。放眼望去,苏哈娜天上一片湛蓝,地上一片赤黄,这就是非洲撒哈拉大陆的特征。
  置业公司园区十公里之内没有住户,没有餐馆,也没有吃饭的地方。我们只得居住在15公里外的“TULIP”度假村。这里依山傍海,海是纯净的红海,山是无名的秃山,剩下的就是茫茫沙漠带来的刺眼阳光和灼热气浪。度假村出门向东40公里是苏伊士城,再向北122公里就到了开罗;向西15.5公里是置业公司园区,园区内只有一幢孤零零的厂房和一座绿顶小楼。
  这里以炎热和沙尘暴著称,露天存放的汽车方向盘烫得不敢用手摸;沙尘暴刮起白昼变黑天,周围环境被风沙雾霾笼罩,沙尘暴过后屋里一层黄沙。炎热和干燥能使放在室内的鲜花、花篮三四天内变成干花。天气热得我们如坐在炭火之上。眼见汗水通过毛孔点点滴滴往外冒,形成一粒粒水珠长在皮肤上。只要有一点体力活动,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滴,不一会儿就全湿透了,衣服都能拧出水来。
  人文环境就更差了。这里的工人有点懒散,工作没主动性。身边没有人监督,就得过且过,难怪第一栋厂房建造了两年多时间!那时置业公司在开罗办公,没有现场人员监督、管理,施工进展异常缓慢,管理不善,浪费惊人,许多工程在重复建设,费用反复支出,工程严重拖拉,从2000年到2003年才完成总面积5000平米的第一栋钢结构标准厂房的施工。整体工期超了两年,工程造价超过1700埃镑/平方米,给置业公司在埃及的经营建设蒙上了阴影。
  中国厨房
  TULIP度假村周围没有食堂餐馆,更甭提中餐了。村里有一户中国人居住,即天津针织公司。我们比邻而居,偶尔会热情招待少数客人吃顿饭。可我们三人在这里住上两年,顿顿吃饭,就必须自己开伙做饭。我这个从北大荒白桦林经过磨练走出来的“厨子”,承担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我们每周利用休息日到70公里外的苏伊士城采购一次,柴米油盐、鸡鸭鱼肉、蔬菜水果,无所不买。每次花费三四个小时,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和后来非常熟悉的埃及小贩讨价还价后满载而归。两年的时间,我们80多次往返苏哈娜与苏伊士之间采购,我亲自掌勺做饭1000多顿,消费面粉近200公斤,馒头、包子、花卷、饺子、面条、大饼不断变换花样,有时还用这些中餐招待来自国内的同事和朋友们。当我们用饺子招待埃及客人时,他们点头咂嘴称赞“美食美食”。周五周六是别人的休息日,却是我最忙碌最劳累的两天。
  我们改善伙食时吃饺子、轧面条、炖牛肉、做海鲜。我要把下周吃的馒头、花卷、包子等面食蒸出来,把新鲜的鱼和肉冻起来,该过油的炸出来,把有些蔬菜如豆角、茄子、土豆等加工为半成品存起来。想吃米饭可以随时蒸,鱼和肉可以当天化冻下午吃。为了做到心中有数,我制订了一周的菜谱。买来的蔬菜,每周得计划着吃:先吃叶类菜,然后是果类菜,再后是茎类菜,放得住的菜往后排。这就形成了一周开始,要连续几顿或几天吃一种菜。譬如周五买菜回来,中午就着新鲜可以吃菠菜,下午还得吃,第二天中午带的饭菜也得有。否则,要么干枯了,要么会在冰箱里烂掉。买来的海鲜、牛肉和鸡肉等就在休息日改善生活,无论煎炒烹炸,我都可以大显身手。餐桌上三人围坐一起,加上一杯小酒,苦中作乐,过个愉快的假日。
  我们实行AA制,我是生活会计兼出纳,负责伙食和生活用品的记账、结算、管理。两年的时间,共发生1700多笔账目,清清楚楚,一分不差。我们花销的生活费人均大约4600埃镑,约合人民币6900元(包括水电、通讯费、日常用品等),3人共13800多埃镑。我每周记账一次,每月结账一次,财务公开,三人签字生效。我们从没有为花钱多少、对错而闹意见,都是大家商量着办。我们平均每人每天花在饮食上是6埃镑左右(折合人民币8.4元)。什么含义呢?就是由于我们自己做饭而节省了生活费用。这里包含着大家的辛苦和智慧,当然也凝结着我的汗水和精力体力。我很高兴,既要大家吃饱吃舒服,同时又要节俭,这是我们的初衷。尽管负责生活饮食让我煞费苦心,可是能使他人在生活上少费精力和体力,多投入到工作上,也是我的责任。
  不辱使命
  我们到职后,实施工作地点前移,实行现场管理,近距离指挥。一个月内园区水电全通,并接通了对外的通讯联系。那年8月,国内要求我们在6个月内至少完成一栋标准厂房的建设任务。面对政府的要求和苏伊士经济区建设发展的需要,我们三人调研情况,衔接客户,迅速、严谨、扎实地完成了厂房建设的所有准备工作。经过认真筹划、现场指挥,精心组织埃及工程队施工,仅用8个月时间,就高标准、高质量完成了两栋标准厂房、总计1.2万平方米的建筑施工。在埃及那样艰苦的施工环境中,创造了施工周期比国内短,厂房造价比国内低,施工质量相对较高的好成绩,受到中国驻埃及使馆经参处的好评。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在开罗宴请我们。置业公司外方总经理阿布乃兹亲自出面犒劳我们,在苏伊士城最好的西餐厅为我们庆功。此时,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无比自豪。餐后,他还带我们去他家参观,这在埃及是款待外国人的最高礼节。面对我们的成绩,我们的埃及员工获得了不同的奖励,他们也非常高兴。
  为了做好置业公司园区工作,我撰写调查提纲,深入实际了解埃及的物业管理状况,学习借鉴他们的经验,为搞好我们园区工作作出规划。为使管理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我们结合具体情况,草拟了《苏伊士(埃中)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物业管理手册》,按此规定和要求运作,使物业管理工作有所遵循。两栋新厂房竣工后,我们严格按交接手续从施工方接过来,再转交给使用的客户,使新的厂家顺利入住。由于积极努力和同仁的支持,我用半年时间就完成了《埃及物业管理现状》的文稿,为我们在埃及工作找到了方向和办法。我们的付出和努力,为国家的改革开放争得了荣誉,这是我最欣慰的。
  2007年春天,我们三人小组结束使命凯旋归来。
要离开埃及,离开苏哈娜,离开TULIP,离开置业公司园区这块曾经渗透了我们智慧和血汗的这块土地了。临行前,我站在红海岸边,抚摸着咖啡屋的栏杆,望着红海行驶的巨轮,心中卷起了千堆雪,百感交集。那曾经荒芜人烟的戈壁沙滩,那厂房崛起的园区,那高大的棕榈树,那绿茵的甬道、漂亮的别墅,甚至那摄氏40多度的酷暑,都深深地刻在我生命的记忆里。我和TULIP度假村有着不解情缘,有诉说不尽的知心话语,有难以割舍的依恋。尽管我们早已离开那里,尽管TULIP度假村不再辉煌,但我依然自豪和欣慰地说:我曾经为中埃友谊出过一份力。
摘自2018/10/1滨海时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8-12-19 13:08 , Processed in 0.144008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