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原创文学 查看内容

情系口河 ——插队高邮口河50周年回访记

2018-10-9 10:27| 发布者: 开心| 查看: 49| 评论: 0|原作者: 泰州储国云

摘要: 情系口河——插队高邮口河50周年回访记 文/储国云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1968年10月,我和后来成为我伴侣的张芷华同乘搭大客船从泰州到高邮龙奔公社,又同乘小农船到公社最东面的口河大队,嵇庄和红丰两个最穷的生产 ...
情系口河
——插队高邮口河50周年回访记
     /储国云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
1968年10月,我和后来成为我伴侣的张芷华同乘搭大客船从泰州到高邮龙奔公社,又同乘小农船到公社最东面的口河大队,嵇庄和红丰两个最穷的生产队插队落户。50年的知青情结驱使我们这对知青夫妇回访第二故乡,看望老乡亲,参观新面貌。
儿子儿媳主动要求趁国庆长假,同去高邮看看父母插队的地方,体验知青生活的磨炼。
行前,我与嵇庄当年的小青年、后任口河大队支部书记的仇玉林联系,了解两队老乡亲的现状,打算由我们出钱,请他准备一桌中饭,邀请健在的老乡亲聚餐,座谈50年来的变迁。他坦诚相告:两队健在的老乡亲仅剩10余人,后代不少,你们请这家不请那家,花了钱还会造成矛盾。
陈芝良是当年红丰生产队的小会计,也是女知青组的老房东的儿子,与我老伴张芷华的感情很深。他执意要我们去时,到他家吃午饭。
10月1日下午,我们正在准备行装,仇玉林来电话。听说我们次日去口河,在陈芝良家吃饭,他善意劝阻:“陈家妻子患病,本人还在村外打工,不要添他麻烦。”他又欣喜地通知我们,已向合并后的大村谢书记汇报,商量。谢书记表示:知青50年后还愿来插队旧地回访,情谊深厚,我们村委会要出面招待。我们不愿给村领导添麻烦。仇玉林又恳切邀请:谢书记一再强调,当年知青为口河做出贡献,我再忙也要陪同他们回访第二故乡!
盛情难却,我们决定听他们安排。
10月2日早晨,我们一家四人乘汽车到高邮,又转3路公交车到达红丰站。仇玉林和谢书记、陈芝良三人已早早站在嵇庄桥边迎接。时已近中午,新老书记抓紧时间带领我们一家一家看望。
“仇书记好!”“谢书记好!”老少村民热情地打招呼。仇玉林一家一家介绍:“赵桂山的大儿子、二儿子”,“张思有的女儿“张和山的儿媳”,“老队长嵇福喜的儿子”……如数家珍。几个妇女给谢书记让座,谢书记随和坐小板凳,边剥豆角,边回答问话。我们感受到二位新老书记与村民亲如一家的干群关系。
“芷华来了!”“国云来了!”嵇秀英、王兰英、王周香等年逾古稀的老乡亲及后代纷纷走出屋门迎接我们……
当年家家的破旧茅草屋毫无踪影。一家家围起的庭院,宽敞、洁净,铝合金门窗闪闪发光;堂屋里铺着瓷砖,装着电视、空调。当年坎坷不平的六支渠土路已变成了邮城——卸甲的标准公路,当年零碎的农田已整合成大方田,金黄色的稻穗正在等待着收割机的收割。当年低洼的老沤田,已变成大片的鱼塘,发包给养殖专业户,养殖鱼、虾、螃蟹;昏黄的煤油灯早成历史,电网、通讯网连接到各家各户,电视、空调、、手机也在偏僻的村组普及;还有几家安装了电脑。当年低矮的知青屋,早已变成了砖窑,……老伴给大病,特困的老乡亲留下慰问金小封,略表心意……
已近下午1时,新老书记书记邀请我们午餐,还事先通知了当年口河宣传队长、后任邮城文化站长的高邮文艺名人谢兆林作陪。聊起当年知青当宣传队骨干、民办教师、赤脚医生、电话线路安装维修员、大型水利工程挑河等往事,仿佛唤回了青春。
我更关注第二故乡的变迁,边吃饭,边采访两位村书记——
64岁的老书记仇玉林,当了15年的口河村支部书记,退休。现任大村的书记谢兆伟已任5年。今年50岁。他俩一脸的黝黑,朴实的衣着,健壮的体魄,酷似老农。然而,见了他俩与乡亲的亲热,听了他俩的谈吐,我对这两位共和国最基层的村官赞叹不已——
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推进,高邮数次进行了乡村合并,原来的36个公社撤并成10个镇。原龙奔公社已一分为二,靠近邮城的黄渡、黄家、十里等大队划归邮城镇,东边的十多个大队划归卸甲镇,原口河、光荣、焦山、龙奔四个大队合并成大龙奔村,共拥有村民5000多人,村两委仅8人,总支书记、副书记、主任、副主任、财务、治安、社保、团总支、妇女、卫计、文体、经济等交叉兼职,个个都很忙。他本人有时一天要去市里、镇里开几个会,上级各个部门分别布置任务,哪一项落实都不容易。
,村委会要宣传落实新政策,收取土地使用配套费、迁房并户、征地拆迁、土地承包、多种经营、鱼塘改扩、环境整治、卫生、计生、医保、社保、孤寡老人、留守儿童、重病患者的安置照料、村规民约的推动、提高村民的收入……
我询问:“对钉子户、邪头抗拒,是否要请公安强制执行?”谢书记连连摇手:“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请公安。警察一来,矛盾就容易激化了,干群关系对立了,以后其他工作都不好做。只能以身作则,过细工作,以情感人。譬如,前几年,上级要求部分住房拆迁,补偿费每平米仅几百元,确实太低,动员工作实在做不下去。我们恳请上级提高补偿标准,才加到1000出头。干部说服家属带头拆迁。村里又尽可能多方补贴、照顾,以情感人,反复过细工作,终于完满完成了拆迁任务。
谈到村民收入,他不吹不瞒:中央早已减免了农业税,还发种粮补贴,。土地集中由种粮大户承包,种粮;由兴化人承包挖塘养鱼虾,螃蟹。青壮年大多出外开店、打工、运输、做工匠,村民收入逐年提高。人均年收入2.6万元已达小康。当然和苏南乡村比,差距不小。
谈到强村富民的措施规划,他成竹在胸;高邮全市100多个涉农村,大多数村干部薪酬、办事开支,还要靠市、镇财政补贴,政府还要给种粮户发放粮食收购补贴。村里还要对孤老、孤儿、残疾、重病者安置、照料、补贴,修桥扩路。而本村远离市区,集体经济薄弱,大部分收入靠收取承包管理费,土地使用配套设施费(每亩20—50元)当然入不敷出。市、镇领导都来视察、调研过,要求我们村组织村养殖、种植、运输多类合作社,增加集体经济收入。
我特地介绍了仇玉林已逝的老父亲仇鹤朝是种田、养鸡鸭、鱼虾的能手,当年尝试养殖承包,结果被“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往事,感慨地建议,阶级斗争为纲时,能人想致富,致富不了,现在时代、政策不同了,鼓励劳动致富。村里可挖掘本地能人承包土地、鱼塘,加速村民致富,动员出外打工、经商、开店,工匠回村创办养殖、农业、运输、建筑合作社,小工厂,增加集体收入,吸收留村妇女劳力、残疾人劳力就业,促进全村致富。
谢书记点点头,说:“我们正酝酿组建村合作社,增强集体收入,也才有更多钱,改善生态环境、交通,增加集体福利,为村民办更多实事。
仇书记提醒我们,“谢书记是大村一把手,村务很忙,他今天请别的干部值班,坚持亲自全程陪同、招待我们。
如此盛情,怎能不在我们心头激荡!?我向他两赠送了我写的书,《邮乡插队洒青春——泰州8000知青插队高邮亲历》和《中国知青网专门制作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50周年纪念章》,留作纪念.
我们在嵇庄田野大道上留下珍贵的合影。谢书记深情地说:“我的的小学老师大多是知青。你们老三届知青把青春和热血奉献在第二故乡,我们后辈更有责任,把自己的家乡建设得更加宜人、宜居、宜业!更加富强、和谐、美丽啊!”
告别时,我们依依不舍地久久回望第二故乡的丰收田野、新房、公路、鱼塘,小桥……
啊!口河,知青的第二故乡!你的民风依然淳朴!你的后代更有文化、智慧、更加思想开放!你已经脱离偏僻、贫穷、饥饿、缺医少药、文盲充塞的苦难,进入小康!
深情祝愿乡亲们沐浴着改革开放新时代的强劲春风,早日实现富村富民的中国梦!




穷村面貌大变改。
淳朴亲情凝心怀。
小康续谋新画图,
强村富民瞻未来。
谢龙版诗评,试和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8-10-19 12:28 , Processed in 0.072004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