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征文 纪实文学 查看内容

母亲带我们上山下乡的日子《一》 作者/张崇胜

2018-10-7 19:48|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221| 评论: 0|原作者: /张崇胜

摘要: 母亲带我们上山下乡的日子《一》作者:张崇胜回忆母亲带我们下乡的日子,心里泛滥起一阵阵心酸。每当看到电视里演着农村的故事,不由的回忆起母亲领着我们兄弟姐妹下放到农村扶风,召公安家落户。对安家落户的生活, ...
母亲带我们上山下乡的日子《一》

作者:张崇胜

 

回忆母亲带我们下乡的日子,心里泛滥起一阵阵心酸。

每当看到电视里演着农村的故事,不由的回忆起母亲领着我们兄弟姐妹下放到农村扶风,召公安家落户。对安家落户的生活,那份执着的情感,那份真诚的惦念,那份永恒的追寻。给了我灵感,给了我动力,给了我回忆的基础,也给了我动笔的决心。

从而诞生了《母亲带我们上山下乡的日子》这篇不成熟的作品。总觉得自己忙,总觉得没时间,总觉得来日方长。一晃39年,弹指一挥间。

回忆的闸门一打开,一泻千里,恨不得一日完成。

19693月,春寒料峭,阳光灿烂,我们安家队伍和知青队伍精神抖擞,像要出征的战士,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怀揣抱负,胸怀理想。我们自豪的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广阔天地炼红心。铿锵的锣鼓,欢乐的气氛,伴着我们下乡的队伍出发。

爸爸怕妈妈刚开始到农村照顾不了我们,就让妈妈带着姐姐先下乡,我和哥哥回了河南老家,在老家住了大概一年半时间,爸爸把我和哥哥俩送回妈妈身边。

记得送回农村家里的时候,几乎全村人全围上来了,好像这里要开什么重要会议似的,热闹非凡。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围了个大圈。把我和哥哥圈在了中间,你一言,他一语“咋么不念传散,叫散,个娃捻窝黑滴,包捻传把个娃哈滴.....说什么都有,我也听不懂。

后来听哥哥说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前崩楼后马勺的小孩不坏好意的斜眼盯着他(此人外号:堂笼头)看他的样子哥哥就懒得说话了。

我哥俩也许是离开母亲时间太长了,看着他们的好奇心,他们把我拉到母亲跟前,叫..你妈散,我被眼前一伙人吓傻了。可能是离开时间太长的原因,长时间没有见到过母亲,觉得很陌生。知道前面坐的那个女人,是我的妈妈吗?,但我不敢叫妈妈这还得熟悉熟悉。

我家住在村子前头,前面是个麦场,旁边是饲养室,后面是个捞池,平时妇女们在这洗洗衣服,小孩子夏天在这里游游泳,打水仗,看起来还挺热闹的。

记的有一天,饲养室有个老汉他特别喜欢我,我叫他;磕啪爷。一到晚上,他抱着我去他那睡觉,但好景不长,住了没几天,尿了一炕,从那以后,他再也不要我了。

该到上学的年龄时,我高兴的背着母亲早以缝制好的书包,姐姐领着我去学校报名,那时学费也不高,一块八角钱就能上学,有个小朋友带的钱还不够,老师问:二怀:“你爹给你多钱学费?”“我爹给我一块搭一毛。就这样我们个个都把名报上了,回到家里姐姐逗我,看你在学校学的啥?考考你,让我写几个拼音看看。我也不经意写了3个字母zmy,其实连我自己也没弄清楚。姐姐训斥了我;小小年纪,没出息,光想着丈母姨。说实话,我连丈母姨什么意思也论不懂。

妈妈经常跟着生产队去参加劳动,照顾不上我们,我们姊妹几个总是大的管小的,小的管幼的。看着妈妈每天忙里忙外,辛苦的很。有一次累倒在炕上,半天起不来,还要给我们做饭,洗衣服,收拾家务。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事,总是惹妈妈生气。

  自从家里有了小妹妹,我们家就没有劳动力,刚开始生产队分东西,我们跟着去领,他们骂我们跟猪一样,懒得很,分东西还积极的很,还要人养活。然后就是拳打脚踢……有时打完了还不放过我们。回到家里,妈妈看见我们受伤了,抱着我们心痛地放声大哭!姐姐比我们大,气的找他们去理论,他们说:"你们家不干活,像猪一样靠我们养活该打,谁叫你们来的,妈妈说是毛主席让来的。这些人好像被吓了回去。

从那以后总是石头瓦片来砸我们家的门,妈妈每天是以泪洗面。记的妈妈被他们欺负的要跳我们家后面的捞池,姐姐和哥哥抱住妈妈的腿,大声哭啼。我们听话,听你的话,求求你妈妈。拦住妈妈,不能跳。那时我还小,被眼前一幕吓傻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后来人们发现了我,叫了半天才醒来。

  后来不管生产队里分什么东西,妈妈总是让我们晚点去领。妈妈说了:"早去,晚去,只要领回来就行……咱们就有吃的,就饿不死了,他们打,就让他们打两下,没啥,好孩子晚点去,听妈妈话。我多了一句话:"可是去晚了咱家比别人家分的东西少。妈妈气坏了,狠狠打了我一巴掌。被姐姐拦下,妈妈又抱着我放声大哭,虽然妈妈打了我,是打在我身上,疼在她心里头……

  我们一直再等,等到他们每家快领完东西的时候,我悄悄地提着小篮子,像是偷地雷似的去了。在路上,我一直在想,这次千万别出事,我去的晚,应该没事,自己给自己壮壮胆,一边走,边想。我心跳的厉害,心快到嗓子眼了,不由的手都打颤

  走到分东西的地方,我不敢看他们,不敢啃声,不知谁吆喝了一声,安家落户,不劳动,分东西来这么晚,是不是还让人请呢?我及忙领着分的东西往回跑。在半路上,一群小孩子把我拦下,围着我,他们朝我脸上吐唾沫,扔土疙瘩,用脚踢我,我很侥幸的,在挣扎中跑回了家。

妈妈,姐姐,哥哥见到我不停问我:“他们打你了没有?"我说:“他们这次没有打我,我去的晚,没有打。到了晚上,妈妈拿着煤油灯,悄悄的掀开我的被子,看在我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不由得眼泪往下流。我悄悄告诉妈妈妈妈不疼,妈妈不疼"。就听见妈妈长长吸了一口气,她坐到灶边偷偷哭起来,我的儿呀!好可怜的儿呀 !"哭着哭着差点气都上不来了。

我们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种日子我们怎么过呀

在那个年代,我们根本吃不饱肚子,一年还没到头,家里的粮食接不上,早早就没有了吃的。吃饭只能吃汤面,谁也不敢美美吃上一碗干面,炒菜的时候要用筷子沾点油炒。我们吃的馍,都是玉米面和麦面揉在一起做的 。我们吃馍的时候,生怕掉下馍花花,吃完之后还要用手指头捏着胸前馍花再吃。

在学校里,我亲眼看到有一伙比我们大很多岁大孩子在打我的哥哥,姐姐为了保护哥哥,被一帮小孩子从岸边推下去了。我们没有反抗,也不敢反抗,反抗只会造成更大的暴力,我们只有忍气吞声,我们眼泪只能往下流。

在放学的路上,姐姐悄悄告诉我俩,谁都不许给妈妈讲,听见了吗?我哥俩问:″姐,你还疼吗?"″不疼,过两天就好了,乖!不哭。为了不让妈妈看出来,姐姐把她伪装的天衣无缝,生怕母亲看出破绽。

村子中间有一块空闲院子,爸爸单位用汽车拉回来盖房子的材料,木头,板子,砖头等等。协助村里人一起盖了三间大瓦房。笔直的房梁,直溜溜的。房子墙根都是用砖头砌的,屋里面小楼,都是用的木板,一页挨着一页捕过去三层。在那个年代,这样的房子几乎都是没有的。村上人见了这么好的房子,对我们家羡慕地不得了。但也少不了突然从空中飞来的砖头块,房子后面种的树都是从半中腰折断的,出水口被人用石块堵死的,遇到下雨就要去通半天。总算我们有了自己真正的房子,我们高兴地搬到自己的新家,也感觉到了党的温暖的好政策! 在那时,母亲也学会了纺线,织布

梦香中总是隐隐约约听见妈妈的纺线机的声音。嗡嗡......伴随着妈妈的纺线机和织布机的声音一天一天的长大......

到了年底时,村上每年就会一些老的不能干活的牛或马要宰杀,这些的牲口。村里人根本都不吃它,妈妈为了我们能吃饱肚子。妈妈拉着架子车,带上刀具,给我们弄肉吃。她一个人费尽全力地拉着架子车,从村子里面过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给她帮忙,村子里面人见了还骂她。安家落户家的人太脏了,啥肉都想吃。撇屁瞪眼看着你,瞪着眼睛反着白眼,嘴还撇捺着,连骂带讽刺,好像谁欠了他二百元钱似的,那场面真是气死人了。 
  到了第二天,他们闻到肉的香味,高兴的拿着碗问妈妈要肉吃。妈妈总是来者不拒,给他们每人一块肉。他们边吃边说
:"好吃,太好吃了,太香了。问这肉是咋做的。 到了第二年看见妈妈往回弄肉时
,他们看见继续骂,骂完了第二天端着碗继续问妈妈要肉吃,妈妈还是来者不拒,只要你来我们家,就给他们一肉吃,吃完了接着再骂。 
  每年过年的时候,我们才能见到爸爸一次面,爸爸把单位所挣的积累下余钱交给生产队,生产队就给我们
补发点粮食吃。 每年三十晚上,吃完年夜饭,我们穿上妈妈平时辛辛苦苦织的布,做的新衣服,高高兴兴看戏去了。 在农村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看上一场大戏。到了戏场,那可是人山人海,到处都是人,爬在树上的,爬上麦草垛子上的,里三层外三层,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还掺杂着吆喝声,那场面热闹的很。 戏台子最前面四五层全是小朋友,嬉皮打闹,你挤过来,他过挤去,挤来挤去,鞋子掉了都没法去捡,人太多了。 第二天早晨我五点钟起来,天还没有亮,我一路直跑到戏台子下面,趁着打扫卫生的人还没有来,我在那捡了一把钱。1.2.5.1角的,有的把钱装在香脂铁盒盒里面。

  我用这些钱,还有我平时中午放学时,用棍棍在麦草垛子地下找鸡蛋的钱,到供销商店卖了换点钱,供我自己的费用减轻一点妈妈的负担。后来被妈妈发现骂我”道:"黑窝窝眼睛你就不是个好东西!嘻嘻嘻说完转身忙活去了……..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8-12-15 07:34 , Processed in 0.077004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