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征文 纪实文学 查看内容

荒原赞 作者/刘福林

2018-10-7 19:45|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44| 评论: 0|原作者: 刘福林

摘要: 《荒原赞》 四十七年前(向荒原进军)。我们是那个时候的垦荒人、也是荒原上的建设者,四十七年后,我们大家聚在一起谈论的话题,仍然还是讲述当年在(四营)的荒原上。那种激情燃烧青春岁月里面的故事,我亲身参与了1 ...

《荒原赞》
       四十七年前(向荒原进军)。我们是那个时候的垦荒人、也是荒原上的建设者,四十七年后,我们大家聚在一起谈论的话题,仍然还是讲述当年在(四营)的荒原上。那种激情燃烧青春岁月里面的故事,我亲身参与了1971年、1972年两次支援开荒营的垦荒种地、造田打粮的工作。在那艰苦奋斗的岁月中,亲眼看见默默无闻奉献的那些人,那些事,回忆那个时候的心情,依然激情澎湃、非常兴奋、这种激动的心情很久很久难以平静下来。
忘不了“战风雪抢春播"种小麦时候的景象,为了早日使长达半年以上厚厚的积雪早点熔化掉。我们连的木匠师傅们,用大圆木头做成的雪捞子。三根大圆木头,用几根20号的钢筋连接打造出结实的雪捞工具。我们为了抢时间,日日夜夜奋战在雪地里,春风化雨,阳光普照雪地开始熔化了,几公分厚的黑土层露出来了。一个冬天的准备,麦种、豆种、全部选好了。几十吨化肥粉面,也全部制作成颗粒,连长下达播种小麦的命令,我们战斗在暴土扬尘的狼烟中抢种小麦。

忆当年:开荒营长张英同志,每当冬天雪花纷纷飘落下来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他,醒来后发现眼中有泪水流出。他是荒原上的前辈,他是荒原上一位垦荒人,他的足迹踏遍四营这遍荒原上每一寸土地,他是开荒营的定海神针。这位张营长,是革命功臣,他的身上有重伤。对于我们这些知青们的各种关怀,他又像是一个好父辈、也更像是一位好兄长,他虽然离我们而去,他的那种不怕任何困难、吃苦耐劳、和蔼可亲的那种精神永存。
我记得1971年4月底的时候,我接到向荒原进军的命令,我到兵团后,经过了近两年的拖拉机操作和实践,我从学员、驾驶员、走上了车长的岗位。我们车组四个人去开荒营开荒,我的驾驶员是一名上海知青叫董桃锁、学员孟春生、另外一名学员是勤得利农校毕业的学生叫张忠献、我们车组这四个人,都是人高马大的人,能干、勤奋、可把张英营长给喜欢坏了。他经常劝我们留下吧?这里的荒原多大啊,这里是你们施展才华的好地方。
我当上车长意味着什么?我的责任心要更加细腻和完善,人、车、物、一定要保护好。进入荒原一切工作都要抢在别的车组前头,车长是一个车组的主心股。带领大家开垦好荒地,努力完成每一个班次下达的开荒任务。十几台拖拉机牵引着三铧大犁,轰隆隆的互相追逐着在荒原上,整个荒原都在颤抖着,那个场景经常会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翻滚着,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建房记:一天我下夜班,亲眼目睹了眼前的一切,真的使我惊讶!离开班上同学快两年了,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会是这个样子?周如敏、康福荣、两位女同学手中拿着草,在和好的泥水中打着滚儿,她们两个人和几个男生一起建泥草房子。瘦小的身影,滿身的泥巴,怎么会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要不是亲眼看到,真的是很难相信。周如敏告诉我说,她在营部里开会时,张营长专门讲:每一个连队都要抓紧时间盖好泥草房,很多人都要来开荒营支援开荒。
不能够让战友们来到营里沒有地方住啊?
五月初的天气,在荒原上还是很凉的。冰冷的泥水里两只小手拧巴草辩子,可想而知呀?我说当时为什么我们会住进没有门窗的房子呢?原来是战友们日日夜夜奋战新建起来的呀!
荒原记:当年荒原上杂草丛生、沼泽地、塔头疙瘩地、榛棵小树林、大水泡子,到处可见啊。不管白天黑夜,荒原上的蚊子、小咬、大瞎蠓,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多。尤其是陷车,陷大犁的时候,铺天盖地的害虫们,纷纷涌来叮咬我们的手、脸、脖子、到处都是疼痛难忍的大红疙瘩。在那草皮子下面,就是无底的大酱缸,这也使我想起红军长征,过草地的时候,为什么?人、车、物资、掉进泥潭中为何救不上来的原因啊。开荒中一但车和犁陷入进去,千万不要来回的乱折腾,必须马上摘下牵引销子,先把车开出泥潭,如果不能自已把车开出来,马上叫地里的战友开车过来帮助拉一下。然后找到另外一个方向,用钢丝绳拴住三铧犁上的牵引架,另外一头放在拖拉机的牵引环里插入销子。拉一下,一般来说,都会把这些故障排除掉,这就是每天在开荒中,我们的三铧犁上为什么总要梱绑一根粗钢丝绳子的主要原因了。
那个时候荒原上陆陆续续的总是有人调入进来,我知道同班同学中有四个人调入开荒营,周如敏、康福荣、鲁汉生、佟少强、当然了,我们一个学校的同学就多了去了啊。那个时候环境恶劣、生活条件是极其的艰苦和困难,每顿饭能喝上一碗菜汤吃上两个馒头,我们就特别知足了,吃饭时一张嘴蚊子、小咬经常会飞进嘴巴里,呛的人咳嗽好一会儿,才能好受点。可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更没有中途当逃兵的,这是一种什么样精神和力量呢?这种垦荒造田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的精神,一直是我这辈子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荒原上煅炼我意志坚定:忘不了的是,一次下白班,为了多焊接一些磨损严重的犁铲刀片。我学着老连队里电焊修理工孙义芝的样子干了起来,先把所有磨损的犁铲都翻过来后,压住电焊机电缆地线上,把旧链轨轴打造好的刀片和犁铲对齐,然后手拿电焊把夹住焊条,在焊接缝隙上打火,点焊三个焊接点后,开始全缝焊接,要求鱼鳞状焊接。
焊接快完工了,眼睛被电焊的孤光晃了一下,我坚持把犁铲上的刀片用沙轮磨好。夜晚眼睛开始肿涨,流泪,疼痛难忍啊。这一夜没办法睡觉,白天不敢睁眼睛,怕见光。我只能闭着眼睛坐在三铧犁上,几天后眼睛好点了,脸上、脖子上开始脱皮了,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事情。这也是荒原上每一位战友努力克服各种困难的精神和力量鼓舞着我,荒原上煅炼使我的意志更坚强。荒原上的勇士、荒原上先进个人、先进集体、黑板报上每天都有。
1971年支援开荒营的时候,我的同学佟少强在43连,看到我的班开荒,主动找我学习驾驶拖拉机。后来他真的在开荒营成了一名机务工作者,返城回京后开上了大客车,一生当中与机械打交道了。
1972年支援开荒人员有,张定堂、刘福林、秦小宝、张忠献。后来张定堂调入开荒营48连了。2017年8月12日我去勤得利农场,张忠献夫妻俩开车拉着我,去看望车组上康拜因联合收割机老师傅韩家聚同志。我专门打听老车长张定堂的事情,我说张定堂和您在咱们28号大车组上。专门操作新的开封生产的康拜因联合收割机,韩师傅说对,那个时候咱们车组可没少培养人。他“说"等我有时间专程去开荒营48连找一下张定堂,把你来勤得利的事情告诉他,特别的想他的话一定给你带到。韩师傅说开荒营建设的可好了,现在叫鸭绿河农场了。由于外孙子暑期要开课了,我遗憾的是没有去当年的开荒营,将来有机会一定专程去哪里看看美好的变化。看看当年,在一个大车组上面工作过的张定堂老师傅。
荒原赞的感人事迹讲不完,动人的故事说不完。我们28号车组在开荒营的时候,被评为优秀的先进车组称号,已经载入在开荒营的历史吏册里。
为了写好荒原赞2017年8月12日,我和爱人带着外孙子回到当年的黑土地上,美好的的变化映入眼帘。火车从佳木斯车站直前通往同江火车站,再也不是终点站福利屯火车站了。高速公路直接建设到了抚远市,长长的黑龙江的江岸上修建的汉白玉石墙,阻挡着江水冲刷堤岸。江心岛上的柳树林,更加郁郁葱葱了。哈尔滨码头通往佳木斯、同江、勤得利、八岔岛、抚远等地的客货江轮,东方红15号早就停驶啦。快节奏取代了一切,飞机场修建在建三江平原上。高速公路真的是四通八达,农场科学化种田取消了老摸试,小麦、黄豆、玉米、高梁。现代化农场种植大面积的水稻高产田,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商家来这里提前订购着优质大米。蓝天白云是那么,那么的清澈透蓝。山清水秀,水质甘甜浇灌出来的稻米,吃上一口真香啊!到了勤得利变化可大了,老连队里面泥草房不见了,改造住房条件,全部搬到农场的场部家属楼上了。现在的场部是(27团的团部),高大的勤得利宾馆横幅上写着欢迎知青战友们回家。张忠献夫妻俩开车拉着我们,看望车组上康拜因收割机的师傅韩家聚俩口子。他们住的是宽敞明亮的楼房,楼房下面是汽车库,儿子、女儿都在农场承包了水稻田。农忙时节开着双排座皮卡到田间地头去插秧,农闲的时候开着小骄车去旅行。韩师傅介绍着农场这些年的发展和建设速度是真快啊!因为我外孙子要开学了,由于时间紧张沒能去鸭绿河农场去看望美好的变化,很遗憾,哪里可是我们两次支援开荒营的地方。当年的景象,环境恶劣,条件艰苦,漂浮的荒草甸子上面,没有人烟,老营长带领着一大群孩子们,日日夜夜开荒,盖房、造田、种地、打粮、用勤劳的双手描绘荒原上的未来。如今荒原经过几代人的奋斗努力变美了,我们怎能不赞叹!明年就是我去兵团五十周年纪念日,发自内心的想去勤得利、鸭绿河农场再看看。看看当年开荒营的美丽动人建设,尝尝当年老牛车拉回来的鸭绿河水是否还那么甜?


2Ol8年2月1日
为了记念我明年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十周年,我反复的阅读和修改,觉得还应该努力学习。把改变荒原美好的面貌更加细腻的写出来,我是一名北京知青,69年9月2日到兵团,78年4月底从黑龙江返城回京。近十年的黑龙江生活和工作,我们从春播、开荒、收割、秋翻地、冬天运输、选好来年春播时所用的种子、制作化肥颗粒,这十年中我驾驶拖拉机干了很多工作。比如:"秘密运送军用物资”,“拉造船厂800吨油船下江"风雪中夜闯黑林子救水利队的推土机"等等一系列美好的回忆都非常有意义。我把青春美好时光留给了那片深情的黑土地上。这是我终生永远磨灭不掉的美好记忆,赞荒原,荒原赞,荒原上留下了多少?垦荒人美丽动听的故事啊!
作者:刘福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8-10-21 10:52 , Processed in 0.105006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