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征文 散文小说 查看内容

又是一年双抢季 作者/张维质

2018-9-23 19:45|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224| 评论: 0|原作者: 张维质

摘要: 又是一年双抢季 作者——张维质 最近我在网上看到江西诗人黄兵写的一首描写农村双抢的一首诗:农家应季抢时光,戴月披星分外忙。稻谷满仓皆汗水,才完收割又栽秧。诗中描绘了农家在每年双抢季节的劳动场景,也让我想 ...

又是一年双抢季

作者——张维质

最近我在网上看到江西诗人黄兵写的一首描写农村双抢的一首诗:农家应季抢时光,戴月披星分外忙。稻谷满仓皆汗水,才完收割又栽秧。诗中描绘了农家在每年双抢季节的劳动场景,也让我想起了四十年前我当知青时所经历的那难忘的双抢季节。

烈日炎炎,万里无云。七月,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也是农民们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他们要冒着酷暑,顶着骄阳开始了最紧张的劳作,那就是“双抢”。双抢是指水稻在南方一般种两季,早稻在立秋前成熟了,必须马上收割,紧跟着就是犁田,耙田,然后就立即把晚稻秧苗栽下去,而务必要赶在立秋前全部栽插完毕。因为水稻插下后得要六十多天才能成熟,从七月中下旬栽下,到十月收割。如果晚了季节,那收成就将大减,甚至绝收。在这段时间里,天天都是早上黄灿灿,中午水汪汪,到晚满地青的景象,因此可见当时时间的紧迫和劳动强度之大。

双抢的季节是在七月的中下旬,前后不到二十天却是一年中太阳最毒,天气最热的的酷暑期。每天天才朦朦亮,连麻雀都还没出鸟巢,我们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懒洋洋地拿着镰刀,挑着秧架就开始下田干活了。到了田里,首先是割稻子,稻子割过以后还要打成捆然后再拎到田头的路上便于用牛车或手扶拖拉机运输到稻场。由于稻田里的稻子在收割后要立即翻耕,所以当时田里的水都是才放干,脚下的土地还是有些泥泞。大家弯着腰挥舞着镰刀,深一脚浅一脚地一行行,一排排向前行进着,那稻穗不时地刷在脸上和祼露的臂膀上,划下了一道道的红印,被汗水腌渍的又痒又疼。有的田里的水还没有放干,湿泞的泥土十分沾鞋,那鞋走不了几步就会被泥巴沾掉了,我们只好干脆脱掉了鞋子,光着脚去割稻,脚踩在刚割的稻茬上,疼的都钻心。几行稻子割下来,那腰就开始酸痛了,我们先是站起来直起了腰,再往后那腰都快直不起来了,一行稻割完就赶紧的把腰耽在那田埂上,那样才觉得舒服点。而那些个子大点的男知青们弯腰就更吃力了。

双抢的那些天,天气也是十分的炎热,太阳像是一个大大的火球直照射着我们的头顶,地表的温度起码有四五十度,那田里的水在太阳的炙烤下都觉得烫脚,那被阳光蒸发的水蒸汽热乎乎的散发在脸上和胸前,和黄豆大的汗珠子融为一体,啪啪的往下直掉。穿在身上的衣服一会湿透了,一会又被太阳晒干了,那汗斑盐渍就像是画在衣服上的一幅幅地图。

稻子刚割完,就得赶紧地往田里灌水,犁田的小伙子们也就赶紧开始犁田耙田了。那些被犁铧翻耕出来的泥鳅黄鳝不一会就会被太阳晒热的水给烫死了,翻着白肚飘浮在水面。女知青们在秧苗圃上开始拔秧,然后飞快地手提肩挑运把秧苗运到田间就开始了插秧了。当时因为是双抢,必须要把刚割过稻子的田赶紧栽上秧苗,所以一切的时间都是那么的急迫。所有人都在不停的割稻,犁田,插秧,听不到往日田间的欢声笑语,只有镰刀的刷刷声,渴了就掬一捧沟里的水,如厕也只能蹲到沟里方便一下。在这个季节只剩下了一个字“抢”!那紧张的场景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的。紧张又繁重的双抢终于结束了,田野里又是一片生机勃勃,一片绿茵盎然,又将迎来一个丰硕的好收成!在湖畔,在钻天的白杨树下,忘了劳累的知青们又唱起了一支支欢快的歌……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四十年过去了。当年我们虽然吃过苦,受了累,现在回头想想,那些苦和累也是我们人生路上的一种磨砺,也是一个财富,使得我们在后来的路上不再畏惧所有的艰辛困苦了。写到这,我们再来读一遍唐朝诗人李绅写的《悯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让我们体悯农民们的辛苦,珍惜今天的富裕生活,不忘初心,筑梦未来。


张维质2018.7月写于合肥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8-12-19 13:08 , Processed in 0.105006 second(s), 16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