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水乡记忆 文/筱怡

2018-6-30 20:27|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242| 评论: 0|原作者: 筱怡

摘要: 水乡记忆——下乡农耕生活拾零萧毅(网名:筱怡) 1969年初,我下乡去了浙南地区。在农村插队时,农耕生活中的一些事,至今仍然难以忘怀。 江南水乡,小河在田野里流淌,分出许多纵横交错的水渠,每条水渠都穿过 ...
水乡记忆
——下乡农耕生活拾零
萧毅(网名:筱怡)


    1969年初,我下乡去了浙南地区。在农村插队时,农耕生活中的一些事,至今仍然难以忘怀。
    江南水乡,小河在田野里流淌,分出许多纵横交错的水渠,每条水渠都穿过一块稻田。
    春天插秧,在冰凉的秧田里雨水浇淋;夏日割稻,在闷热的稻田里太阳爆嗮;冬季兴修水利,在冰冻的河道旁挖沟修渠。一年四季的农活,几乎都要跟水打交道。

施肥腿肚爬蚂蝗
    农村的春天,是施肥、耕地和播种等农事的季节。
    早春二月,背阴处的冰霜还未化尽,冬的寒意还未全消。社员们带着我去小河和池塘里挖河泥,队长和两名队员撑船把河泥先挖上来,再由我们几个队员挑到水田里去施肥。   
    光着脚走在田埂上,冰冷的露水,脚底如踏冰雪。刺骨的寒风,直往脖子里钻。踩入水田泥中,冰凉的冷水,穿透单薄的裤子,刺入小腿的肌骨。春寒料峭,直打寒颤。
    在水田里施了一阵肥,我感到腿上有点刺痛,撩起裤脚管低头一看,啊!原来有一条一寸长短的软绵绵粘乎乎的东西钻进了裤腿,样子有点像上海我家灶间水斗下阴沟里的鼻涕虫。
    听到身后有人在喊:“蚂蝗!是蚂蝗!赶紧把它抓走,别让它钻进皮肤里去!”
    原来是水田里的蚂蝗爬到了我的小腿肚上,正在使劲地吸血。顿时,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赶紧跳到田埂上,弯下腰用手把黏在腿上的蚂蝗抓走,狠狠地扔在地上踩死了。

割稻裤管钻水蛇
    农村的夏天,正是收割早稻和抢种晚稻的农忙季节。
    盛夏七月,田里的水稻早已成熟了,透出了金黄色,欣欣向荣。微风吹过,倒垂的稻穗和叶片摇摇摆摆,再也不像少女似地柔和低语,而是发出一片砂砾般的沙沙声。
    晴空万里,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太阳把田里的泥水晒得发热,卷起一股股热浪。我和队里的社员们冒着酷暑、顶着骄阳,在水稻田里割稻,头晒脚蒸、火烧火燎的,热得汗流浃背,直喘粗气。
    我们村子的年轻人,为了保护皮肤免遭阳光暴晒和虫子叮咬,习惯于穿长袖衣裤下地干活,我也不例外。
    社员们熟练地挥舞着镰刀,割下了一排排的稻子,然后送到田埂边的打谷机里,用脚踩踏板。布满铁齿的滚筒就会飞快地转动起来,发出“咕——咕——”的声音,稻穗立即与稻秆分了家,变成了稻谷。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紧跟着大伙,挥动镰刀快速地割稻,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突然,感到好像有一条滑溜溜的东西钻进了我的裤脚管。我心里琢磨,可能是黄鳝吧,这下走运了,抓回去可以改善伙食了。
    我赶紧用右手隔着裤子按住了它,再用左手伸进裤脚管里,抓住它的尾巴一下子拽了出来。
    “啊!水蛇,快扔掉!”两旁的人都惊叫起来,“蛇,水蛇,赶紧扔掉它!”
    我定睛一看,只见这家伙脑袋呈三角形,舌头细细长长的,身子水淋淋的,滋润而又光滑,在太阳照射下熠熠生辉,真的是条一尺来长的水蛇。当时把我吓得够呛,使劲地把水蛇摔了出去,掉在远处的水田里溅起了一串水花。一眨眼,水蛇就钻进了水稻丛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幸好当时没有被蛇咬,事后还真有点害怕。从此以后,我到田里施肥、插秧、锄草和割稻等,都用绳子将裤脚管扎住。这样既可防止水蛇,又可防止蚂蟥钻进裤腿,一举两得。

农闲过年杀肥猪

农村的冬天,是农闲的季节。

    寒冬腊月,田地蒙着一层薄薄的霜,僵化的土地硬冻而干裂。除有时去兴修水利外,乡亲们大多空闲在家。
    村里的人虽然平时省吃俭用的,但是当地农村的习俗,每逢过年都要杀鸡宰猪,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饱口福。房东和左邻右舍每次杀猪的场面,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记得有一回,后屋的怀生大叔家杀猪,请来了队里的怀丹、若坚和云理帮忙,当时我也在场围观。
    一头肥壮的泥头泥脑的白毛猪,正用皱巴巴的丑鼻子在地上拱着土,打着喷嚏,嘴里不时地喘着粗气。  
    大叔他们突然团团地围住了这头猪,吓的猪四面乱窜,一下子从他们的防线空隙中突围逃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紧紧地抓住猪的尾巴。那头猪嗷嗷直叫,拼命地想挣脱。以前我看队里的人杀猪,都是先抓住猪的尾巴,所以我使劲地拽住猪的尾巴不松手。
    四位“屠夫”见状,一拥而上扑了过来,把猪按倒在地。云理揪住猪的耳朵,怀丹抓住猪的两个前脚,若坚抓住猪的两个后脚,把猪抬到两条并排合拢的长板凳上横倒。
    各就各位,云理按住了猪的脑袋,怀丹按住了猪的前腿,若坚按住猪的后腿,使猪动弹不了。
    大叔左手攥住猪拱嘴,右手拍拍猪脖子上的土粪,操起了刀。手疾眼快,刀尖从颈部对准心尖,噗嗤一攮,刺刀见红,猪血溅湿了他的衣袖。
    怀生大婶赶紧拿个木盆,放在长板凳下积猪血。血水顺着刀子流下来,像条鲜红的带子,扑着盆底上的漆面,溅起红色的泡沫。
    猪惨叫了几声,不一会儿,血流尽了,躺在长板凳上垂死挣扎了几下就断气了。
    大叔用刀在猪腿上拉个小口儿,用挺杖挺了挺猪下腰,把猪吹得滚瓜儿圆。
    当天晚上,怀生大婶给我送来了一小碗猪肉,犒劳我帮着杀猪有功。在农村平时很少有肉吃,我品尝着新鲜的猪肉,吃得津津有味。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一生中惟一的一次帮老乡杀猪。
    回忆往事,记忆犹新。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8-11-17 21:32 , Processed in 0.155009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