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知哥知妹 长篇纪实小说 (第十九章) 文/陈金权

2018-4-18 19:01| 发布者: 千帆过| 查看: 144| 评论: 0|原作者: 陈金权

摘要: (十九) 真是天公不作美,这几天老是下雨,好在是知青吃“滚龙”的日子(下雨不出工,知青之间吃完这家又去吃那家)。陈团她们的知青点已被方红她们光临多次了。陈团提议趁今天下雨去方红那里,顺便去看一下刚从 ...
(十九)  

      真是天公不作美,这几天老是下雨,好在是知青吃“滚龙”的日子(下雨不出工,知青之间吃完这家又去吃那家)。陈团她们的知青点已被方红她们光临多次了。陈团提议趁今天下雨去方红那里,便去看一下刚从省城来的一位“知青奶奶”。
      门敞开着,床边上盘腿坐着一位慈眉善目,戴着老光眼镜的一位老奶奶,正目光专注地缝补着什么,那情景会使人想起“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佳句。见来了客人,她放下手中的活,拍拍床边说:“快来坐,坐奶奶身边!”这时方红她们也回来了。在当时极左思潮的影响下,她们几个都因各自家庭的缘故,不是麻五类、灰五类,就是黑五类,都是社会的弃儿。而方红更惨,生下来就未见过父亲,母亲也在文革中被批斗致死。唯一的奶奶如今也在城里过不下去,跑到这里躲批斗了。每每想到这些,大家的情绪不免有些低落,男的抽起劣质香烟,女的哼起了忧郁的“三套车”。奶奶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显然很了解情况,故说:“孩子们,今天来客人了,大家来点高兴的。”说完,首先唱起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沉重的精神压力使大家本身就渴望一种轻松,于是,方红找出《战地新歌》,大家尽情地唱起来,用歌声驱散烦恼,发泄过剩的青春精力。陈团,陈园也唱起了当地的知青歌曲:
不忘那一年,
是个伤心年!
泪流满面到金堂县,
翻过了千重山,
千里外来安家,
独自在荒山,
兄弟姐妹,兄弟姐妹,
从此就分散,
不知道我们一家人,
何时才团圆?
来到了金堂县,
泪水呀早流干,
面朝黄土,背朝天
汗水呀也流干!
含泪望成都,
眼望千里远,
日夜思念,日夜思念,
我可爱的家园。
止不住的想思泪
早流干。

赵红兵和肖向前也亮起喉咙:
美丽的蓉城
高饶的家园
锦江深处,龙泉山,
高山呀,你弯下腰,
激流啊,你让开道,
让我飞向她身边!
让我飞向,飞向她身边!
美丽的姑娘,你在何方?
野马式的青年,已把你爱上,
高山呀,你弯下腰,
激流啊,你让开道,
让我飞向她身边!
让我飞向,飞向她身边!
方红也受到了感染,情不自禁地跟着唱了起来:
不知道白公埝的水深,
犹不要轻易地下水,
魔鬼迷住了你的心,
二丈五布票打瞎你的眼睛。
分不清工厂和农村,
分不清工分和现金。
      奶奶笑咪咪地望着这群孩子,不时的跟着节奏拍几下拍子。这低矮潮湿的小土屋似乎变得宽敞、温暖、明亮起来。
唱饿了,跳累了,不用主人吩咐,大家齐心协力,淘米、烧水、做饭,边做边七嘴八舌地讲起笑话来。如去“方便”找不到厕所,烧火烧得像“包公”,麦苗当韭菜等等。大家笑得前俯后合的,奶奶也放下针线,用手擦了擦笑出的眼泪,说:“我刚才听你们的歌发现大多数都是伤感的,是,农村比不上城市,生活肯定要艰苦些。但你们想过没有,你们这些’黑五类’的孩子,就算在城里,处境也可能和我差不多,遭批斗、遭白眼、遭歧视,成天过着胆战心惊的生活。况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大势所趋,有许多知青下到更偏僻、更艰苦的地方。我们这里算是好的,离成都又近,条件也不错,乡亲们又淳朴,又善良,对我们又好,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嘛。只要我们用知足的心态对待每一天,把艰苦换成快乐,就不怕任何艰难险阻,就能克服任何困难!不是有首歌吗?世上有苦水也有美酒,就看你怎么去对付,只要你勇敢地向前走,苦水也会化为美酒!世上有苦水也有美酒,就看你怎样去选择,只要你勇敢地抬起头,幸福的日子还在后头!”奶奶唱到这里,又深情地讲道:“我丈夫49年前去了台湾,至今没有音讯。文化大革命中,我被打成了里通外国的特务,被剥夺了职务,剥夺了教师资格,成天挨批斗。但是我没有被生活的磨难打倒!我坚信,这不正常的日子肯定能过去!我还盼望着和我丈夫团圆呢!”
      大家被奶奶的话语深深地震撼了。一个近70岁的城市老太太能在这穷乡僻壤,住在漏雨的土坯草房里,和大家一起感受那一特定环境、心境中的忧愁苦乐,并为大家展示了作为人的美犹是应当坚强、乐观、勇敢地面对生活,面对各种艰难险阻!
朦胧之中,陈团感到眼前哪里是满脸皱纹,个子矮矮的老奶奶,分明是一个强壮的参天巨人……
      青黄不接的日子,大家都饿痨伸长了颈项,都在冒清口水。偶尔有菜,也是切烂煮葩?放点盐巴。猪油么,早就没有了,现在能有一块腊肉抹一下锅,已经是他们的贵族生活了。陈团觉得知青的生活有时比贫农还贫农,猪是喂不起,鸡也老是喂不大,还没有等小公鸡开叫,早用青椒炒拌着进了肚腹,就连自留地里种的蔬菜都是还没长熟就已拔得一干二净,只有等星期天妈妈带点菜来,算是打牙祭了。
      这天收工回来,陈团到屋外去抱来柴来烧火做饭,突然发现有条蛇钻进柴禾堆里去了,吓得她惊叫着跑回屋子。赵红兵一听有蛇,就十分来劲:“他妈的,最近我正饿痨得白鹤伸颈,正好给老子打牙祭。”赵红兵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在学校时还超过几年“扁卦”。只见他挽起袖子,操起锄头向蛇砍去。大蛇受了惊吓,抬头就朝赵红兵咬去,,赵红兵一闪,躲过了大青蛇的攻击,然后操起锄头砍断了大青蛇的尾巴,大青蛇只好仓皇逃窜,小赵在后面紧紧追赶。过了一会儿,只见他提起一条没有头的大青蛇回来了,俨然一副出征将军大获全胜的得意模样,还边走边骂:“哼,看你狗日的,还敢来咬我,是我咬你还是你咬我……
      小赵拿起菜刀几下将青蛇剥皮剖腹,把它砍成二十多坨,放点盐,煮了一大锅。
      以前他们谁也没有吃过这玩意儿,只听蛇汤应该是雪白的,而锅里的汤却是黑乎乎的。这是肖向前才说是他中午煮糊了红苕,还没有来得及洗锅。顾虑解除后,还是没有人敢吃。望着一锅蛇肉,谁都不晓得有没有毒。吃吧,怕中毒;不吃吧,却又经不住扑鼻而来的香味诱惑。赵红兵毕竟胆子要大一些,他笑嘻嘻地舀起一碗汤来,摆出架势,扯开喉咙唱了一句“临行喝妈一碗汤!”然后端起大碗直往肚里灌去,两坨蛇肉也顺汤而下。不知是蛇汤味道太鲜,还是小赵横了一条心,刚刚吃完就去把他能装两碗米饭的知青大盅拿来舀了两下。陈团、陈园和肖向前一看情况不妙,再也顾不得观察什么反应,把自己的盅盅碗碗一齐往锅里按。
啊!那味道,啧啧,鲜,实在是鲜!
      四人围在锅边还没喝完一碗汤,小赵突然倒在地上直叫肚子痛,吓得众人手足无措,慌忙放下碗去扶,陈园吓得声音都变了直问:“凶不凶,痛不痛?哪里不舒服?”……那小赵一看他们离锅边就一个鲤鱼打挺,把硕大的知青盅又往锅里一舀,竟连汤带肉舀个精光,一趟子跑出去,陈园跟在小赵后面追。
      两人来到村后面的松树林里,赵红兵把一大盅蛇肉汤端给陈园:“小园,你喝吧,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小园把盅盅放到唇边,先慢慢喝了一口,稍迟疑后,竟把大半盅蛇汤都喝了下去。
“这蛇肉汤的确不错……”她放下盅盅,带着动情的笑容说。然后低下头闭上眼睛。她想过,今晚就把自己的身子交给身边这位最亲最爱的人。半年多赤脚医生的经验告诉她,只要是安全期,受孕的机率不是很大。以前赵红兵多次想来都被她婉言拒绝,就是怕怀孕,怕传出去影响不好。今晚正好,明天那个每月该来的就要来了。此时,潮红慢慢爬上她的脸颊,身子微微有点摇晃。赵红兵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轻声问:“没事吧!”陈园那只手在轻轻地颤抖。“快,到草丛里坐一坐……”赵红兵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铺在草地上,搂着她的肩,让她的头垂靠在自己的肩上。“你喝得太猛了。”赵红兵小声责备道,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温存地抚摸她的头发,他的脖子马上就感觉到了她的头发,她的脸传来的烫人的温度。赵红兵侧过脸,替她理理凌乱的头发,她紧紧地闭着眼,漆黑的弯眉静静地伏着光滑的眼皮上面,粉红的脸蛋两边像是两团火在浮动……赵红兵意识到今晚不同以往,今晚可以做些什么了,却似乎又在犹豫,那一瞬间,他反而突然迷茫起来,拿不准是到此为止,还是继续往前再走一步……因为他已被陈园拒绝了无数次。然而今晚却有所不同,眼前这张赤热,无言的脸在无形中发出默默的引诱和敦促。他凝视着它,终于,在一种近乎虚脱的感觉中迎上前去。在最后的那瞬间,他出来了。“我怕你怀孕。”赵红兵体贴对小园说,陈园摸着赵红兵的脸,温暖地笑了笑:“我感觉很美。”说完才揽过他的头,让他的头搭在她柔软的肩窝上。这一晚,赵红兵得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小园。但突然,令他惊撼地是,他看到陈园的大腿间鲜血淋漓,已浸湿了地上的白衬衫,天啦,她是在用处女的纯真与洁净来报答他,来爱他……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技术开发与运营维护: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微信云谷|中国交通信息服务网|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8-5-21 05:15 , Processed in 0.144008 second(s), 22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