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中国知青网 门户 知青岁月 查看内容

二十岁的青春七十岁读

2018-4-2 08:39| 发布者: 上官紫| 查看: 405| 评论: 0|原作者: 张永柱

摘要: 二十岁的青春七十岁读 ——谢守华《知青诗抄》序 把二十岁的青春放到七十岁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是转半个世纪,让体内的余温再燃烧一把,还是让曾经的烈焰激情照亮人生这一度夕阳? 我和守华都是 ...
二十岁的青春七十岁读
——谢守华《知青诗抄》序  
  
        把二十岁的青春放到七十岁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是转半个世纪,让体内的余温再燃烧一把,还是让曾经的烈焰激情照亮人生这一度夕阳

   我和守华都是69年下乡落户的知识青年。毛泽东主席发起的这场上山下乡运动是中国社会绕不过的一段历史,无论当下一些对抗良知的专家学者怎样设喻臆断,在这里我们都无须去评判功与过,裁决是与非,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起码我们这些亲历者没有消极避世,没在生活外边徘徊。那个年代的定位是崇尚英雄和主义,“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是烙在我们思想深处的格言。所以我们在喂养人类的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至今无悔。守华同学是知青中的文武双修者,从他的《知青诗抄》可以看出当年原汁原味的真实知青状态。白日繁忙在野外,回来灶头围着转。累卧简榻对残灯,独守空房无侣伴。这首《我的生活》,无须繁杂解读,当年的我们就是这样。繁忙的田间农活,紧张的烟火家务,晚上除了读书和写作,就是睡觉。每天快节奏轮回,今天复制昨天,二十四小时打发得干干净净,连用鼾声朗诵女人的工夫都没有。在《薅秧》中,守华还原生活的句子无异于刀刮鳞片,混杂血丝赤日似火烧,田家薅秧忙。石灰破皮肉,脚色黄鳝样。   
        
        迷茫吗?惆怅吗?“异地风雨夜,思乡情更烈。恨不能生翅,千山一瞬越。”一个号召就把校园里十五六岁、二十出头的青春摆渡到乡下,远离城市远离亲人,一地鸡毛的日子围住这些城里的学生娃娃,与原来憧憬的大学梦仕途梦相去甚远。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油盐柴米萝卜白菜,所有的知青生活在守华的诗中都有记载。“八月秋风凉,四处稻谷香”,“镰刀齐飞舞,拌桶嘭嘭响”,“秋阳惹人恼,衣衫湿透了。”“身披晚霞归”,“一路歌声笑回来。”我很欣赏他那首《巫山一段云》,他到灵台山打柴,路遥累极,归即赋词,以抒感之。“浓木遮青天,俯望有几掌?穿林涉溪攀绝崖,路滑荆棘缠。去岁谁曾知,伐薪在深山。寒窗十年不觉苦,今知务农难。”对知青生活的体验,守华比我深刻得多。我因为下乡时手持地委一干部的推荐信,大多时间都抽在区乡政治运动的专班里工作。虽然也写点诗文,但被“革命”、“理想”紧紧包裹,一口马列和豪言壮语。当年我在省级党报公开发表的诗歌中,尽是“红色的旗帜红色的海,毛主席挥手把路开”这类信念句子。   
   
  守华不是这样,他扎扎实实躬耕陇亩,接受了知青的全部磨砺,而且旷达放逸,有胆气把刻在心上的感知化成诗文:“我没有欢乐,欢乐的时刻是挣钱。人们都说青春光辉灿烂,我却将宝贵的年华消耗在劳累和闲谈。”“甜蜜的酣梦将人们深深地麻醉,医治着白天的劳累和创伤。”真正的诗歌,完全有对标语口号式的苍白词句不屑一顾的理由。回头审视守华的诗作,正是我们等待已久的的声音。他的诗,有正视艰难时世的勇者对话,也有青春期的心理焦渴。像乔治·莱考夫这样的顶级学者都把女人与火和危险事物划分为同一范畴,而守华却给了人类永恒的主题爱情许多笔墨:“命运的女神为何还不下凡?我日夜忧心如焚将你渴盼。我不可靠的前途和智慧的灯啊,犹如风中的残烛半明半暗。”他在情诗里坦诚的赞美黑夜:“黑夜是幸福和欢乐的天堂。我想那被爱火燃烧得发狂的小伙子,定会搂着爱人丰满的胸脯紧紧不放。就是那些没有婆娘的光棍们,做做粉红色的梦也好。”在《少女心理学》中,他的诗歌意象已不再满足殊无禁忌的感官刺激,爱神在纵情放言:“如果有这门学科,我一定要选学少女心理学。因为要进入幸福的大门,需要打开少女心理的大锁。

   品赏《知青诗抄》,与往事亲昵,抚摸历史,山野青草味唤醒久违的浮躁,不可能心若止水。守华长于理工,做起文学来竟风发泉涌,浑身是诗,“思深意苦,笔致迥与人殊”。他的诗歌艺术即或没有加戏,也屏蔽不了一种苍桑孤独的美感意境。“桃花杏花好妖娆,能有几时开?小屋佳话夜千斗,往事回首如梦空长叹。”“黑夜显得那样温柔、恬静、宽广,就像风平浪静的海洋。”古典诗词的描述意识同现代抒情诗风的唯美焊接,在守华的很多诗中用来表达社会关注情怀,抒发个人意志自由,因为真情而凸现深度,不能不引发知青朋友心底的波澜共鸣。“不要看见少有人和我在一起,便说我只爱我自己。更不能因为我脸上的笑容少了,便说我的心是冷的。”守华耕耘内心的田地,一年四季笑眼眯缝,明灭闪烁,用很强的聚光力扫描万象,流出的文字充盈着学士的智慧,把知青生活的阳气升举到社会海拔应有的等高线。      
   
   青春,不是一个虚化的符号,过去我们用来奋斗;现在用来回忆。以现在的年龄段来读守华当年的《知青诗抄》,要在心理上准备一份力量,应对血气沸腾的激潮回涌。我们这批与新中国几乎同龄的知青,都老了,或者渐渐老去,其中大部分同学下乡时一腔理想以身尽忠,后来在企业又遭到清理门户似的下岗,但大家只对社会奉献,谁都不会去同国家碰瓷隐忍随流、明德惟馨这样的品质形态与我们的民族特性实在没有多大关联,但与一代人的历练修为却终身相依。守华本可成为诗人,命运的轨迹偏偏把他运载到一个粮食研究所去做所长,直到退休这么多年,才把自己的诗集整理出版。风吹云流,春夜酥雨,花开的声音清晰起来,又到了采集阳光的日子。                  
   
        (张永柱 2018,1,25湖北外河园书斋)


作者当年何等风华!
psb.webp (1).jpg

谢守华.jpg

而今,老了也快活!

psb.webp.jpg


psb.webp (2).jpg


谢.jpg
手稿见证知青生活

昔日的诗情至今还在回荡
谢,.jpg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8-12-15 00:39 , Processed in 0.151009 second(s), 23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