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青网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搜索
热搜: 知青 活动
查看: 765|回复: 31

《纪实●九死一生》 长篇连载-添加中

[复制链接]

13

主题

44

帖子

23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0
发表于 2016-9-4 19:3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纪实●九死一生》   
                                    文/侯明明 廖又蓉
     尽管我们崇尚自然,自然无情;热爱生活,生活无奈;我们依然执著追寻……脚踏故乡的红土地,拔起一簇簇鲜活的野草,山花,献给你——亲爱的朋友!
            ————————————————————前言


                   第一章●童年遇险金沙江 船工相救遭劫难

    1956年的春天,侯明明出生在四川屏山县的一个教师家庭。
   
    这天是猴年春节过后的农历正月初二,国历2月13日。他母亲经常讲,在中都区医院生下他的那天,是一个多日不见的太阳天。西山白塔上空红彤彤的,霞光万丈,夕阳从窗外射来,室内暖洋洋的,所以取名明明,希望他的明天光明。
   
   呱呱坠地的婴儿,一阵哭啼声,向世界宣告:中国出了个侯明明,出了一个多灾多难、大起大落的平民画家。侯明明来到人世,从此开始了他那自我奋斗、扑朔迷离、充满传奇色彩的一生,上演了一幕幕波澜壮阔、惊天地泣鬼神、大开大合的精彩历史剧。
  
   儿时的明明,热衷于绘画。路边上、沙坝里、家中的墙壁,都是他涂鸦的地方。对画家职业的向往和追求,渐渐在他童心里萌发。尽管当教师的母亲、当法官的父亲不满意他“疯天狂地画娃娃儿”,但还是尊重了他的志向。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四川闹饥荒,饿尸遍野。小明明的父亲侯平发响应党的号召,离开县法院法官的岗位,到离城90华里的龙华山区当农民,母亲去百里外一个叫中都高夕台的偏远小山村当教师。3岁的小明明系着红肚兜,穿着叉叉裤,被父母寄养在亲戚家——县城北街一个叫郭家祠的地方。郭家祠背靠巍巍的锦屏山,面向涛涛的金沙江,占地两亩多地的祠堂,高六丈有余,青砖黑瓦,雕梁画栋,古色古香,是典型的清代建筑。宽敞的厅堂里,青石板铺地,四周角落灰尘厚积下的灰白墙壁、光光的石板地面和杉木圆柱上,出现了醒目的西游记。简练的线条勾出了花果山、水帘洞、海底龙宫和天宫。孙悟空幼稚可笑,猪八戒笨头笨脑,唐僧慈眉善目,沙和尚横眉冷眼,构思离奇,笔触大胆。这是小明明用粉笔绘的儿童画。睡觉的地方,小画家不大习惯,在偏房,常年黑黝黝。一张褪了漆的柏木雕花床安在墙角,占了半间屋,白天进去都要点油灯。饭厅光线更暗,只有中午时分,天窗里透出一缕阳光,穿过杉木梁上的蜘蛛网,落在土漆斑驳的柏木圆桌上,照在一个个瓷碗上,多少才显的有点生气。郭家祠的女主人是侯平发的本家大姐,小明明称呼大娘。男主人是个长年躬着腰走路的驼背,人称郭驼子。人过中年的夫妻俩,膝下儿女8个,老大郭月明在外念书。郭家一天两顿饭,顿顿干板菜熬的玉米面稀粥,清澈见底,刚刚端上饭桌就被几个娃儿一抢而光。一到月底,带着金丝眼镜的郭驼子,甩着双手,领着上幼儿园的侯明明到西城城门洞旁的县法院,找办公室的财务人员领取侯平发的月工资35.5元,作为侯明明一个月的生活费。清汤寡水的干板菜玉米粥不够塞牙缝,经常饿着肚皮的小画家,只觉得肚皮空空,嘴巴难受,清口水长流,身体特别轻。身体轻可以腾云驾雾,连环画《西游记》里说孙悟空轻飘飘,一个筋斗翻十万八千里,还大闹天宫,打得牛魔王,托塔天王李靖和哪吒入入而败,逃之夭夭。妖精妖怪就更不是孙悟空的对手了。孙悟空多神奇!手拿金箍棒,眼睛一眯一眨的孙悟空时时在他的圆脑袋里旋转,于是他学起了孙悟空,在郭家祠石坎跳上跳下,腾云驾雾,提棍弄棒,文进武出。


    一天清晨,雀鸟喳喳,小悟空从睡梦中挣开眼睛,望见窗外苍鹰盘旋,便鲤鱼打挺,套上小裤衩,提起金箍棒跳将出屋,捉拿大鹏金子鸟。鸟飞了,飞远了,东追西赶的小悟空滑倒了,一不小心滑进屋前的水池中,双脚朝天,灌满了一肚子绿水。
   
   水池的绿水是浑浊的,大江的黄水是呛人的。


   1966年的一个夏日黄昏,10岁的小学生侯明明放学回家,在城东金沙江边沙滩上握根小木棍画孙悟空大闹龙宫,阳光照得他满头大汗。潮热的他受不住了,光着屁股扑通跳到江里,哟!凉悠悠的,真舒服。不知不觉江水漫到了腰间,一股潮水涨上来,一下子把小明明抬上浪峰,瞬间卷走了。江岸的伙伴、房屋,还有那歪脖子黄桷树越来越小,小得模糊——快冲到江心了。小明明时而沉入水中,黑咕隆咚;时而浮出水面,见到点点亮光。难道真的要到龙宫去吗?去见龙王爷吗?小明明觉得头皮发涨,鼻子酸痛,胸口沉闷,气出不来了,忍受不了——龙宫不去了,孙悟空不当了,还是家里好。爸爸妈妈在哪里?“爸爸呀!”他喊爸爸,小嘴一张,一股黄水吞到肚里。不知喝了多少水,鼻子喘不过气,沉沉浮浮中,只听见耳边一声低沉的叫唤:“不要动,跟着我的手漂。”迷迷糊糊的侯明明只觉得一只有力的大手托住了他的头,缓缓移动。他身体仰躺,屏住气息,顺着那只大手漂呀漂呀,漂回了岸边,躺在沙坝上吐出一大滩黄水。风来了,雨来了,风雨中他恍恍惚惚,被人背回了家中,倒头大睡。睡到第二天下午,日头偏西的时候,从市管会下班回家的父亲带他去感谢那位好心的救命恩人,却听到这样一个不幸的消息:救命恩人是金沙江上的船工彭老二,昨夜,他和表哥邬老大把木船停靠在江边的一个石崖下。一夜暴雨,石崖滑坡,泥石倾泻而下,把他们及看守的木船,一并砸入江中。船沉了,彭老二失踪了,邬老大因半夜起床解手,见泥石飞来,右手一挡,负伤跳入江中,逃脱一命。第二天,彭老二找回来了,是一具血肉模糊而僵硬的尸体,尽管他生前救了条人命,单位却不准任何人悼念。彭老二的领导、木船社外号“天棒”的陈老大说他是“四类分子,管制对象”。
   
    四类分子指的是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生和死都是一根草。右手腕负伤,吊了绷带的邬老大对前来感谢彭老二救命之恩的侯家父子说,他的表弟昨晚因写列行的交代,写疲倦了,熟睡在船舱,泥石砸来了没跑赢,和船沉入江底了。人死了就算了,弄口棺材直接抬上坡埋掉。可是上面不许悼念,说他的表弟属于四类分子中的反字号。原因是60年过粮食关,每天只有3两7钱5的粮食供应,吃不饱饭。天天撑船拉船、劳动强度大的彭老二在领导面前发牢骚,唱了句“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吃不饱”,这下,这句歌词被当成了罪证,解放前拉纤跑滩的彭老二当即被领导戴上现行反革命分子帽子,交群众监督劳动管制。当然,监督的责任人就是邬老大。
  
    小画家迷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42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2567
发表于 2016-9-5 06:4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拾起来的这是曾经的回忆,感人至深,发人深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40

主题

4万

帖子

13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18503
发表于 2016-9-5 07: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娃娃小神童,
到处涂鸦兴奋中,
饿得经常掉水里,
救命恩人死难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44

帖子

23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0
 楼主| 发表于 2016-9-6 19:3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知青书画院 书画家作品选登

本帖最后由 侯明明 于 2017-2-7 15:17 编辑

“爸爸,为什么雷锋叔叔助人为乐是英雄,死了也是英雄,永远永远纪念。船工叔叔救人就不是英雄,死了不能纪念。难道当了四类份子就低人一等,死了还倒霉?这是为什么,爸爸!”
   
    “明明,四季有阴有晴,有风有雨;周围人人相斗,弱肉强食。毛主席说,每个人都打上了阶级烙印。长大点,你就会知道,天上风云变幻,地上世事难料呀!”
   
     世事难料,父亲的话是有道理的。


儿子睁大眼睛,迷惑看着这个五花八门的世界。


在这个小学三年级的孩子眼中,世间眼花缭乱,满城都是书写毛主席语录的红色海洋,满街都是红旗、标语、大字报、游行示威和辩论的人群。就连那些读中学的哥哥姐姐们,也穿上了黄军装,戴上了黄军帽和红卫兵的袖章,挥舞着毛主席语录,意气风发,走出校门,上街游行。游行中,他们高唱毛主席语录歌,“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冲向一些大户人家抄家,把抄出来的笑眯罗汉、观音、花瓶、笔筒、花盆等古陶瓷当众砸烂,把一捆捆古旧线装书、字画和金字漆底牌匾当街焚烧。斗志昂扬的红卫兵们围绕烈火,又跳又唱,“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文雅。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烈火蔓延起来,商店的口红、香水、面霜,属于资产阶级的东西,都不许卖了。养花种草,养鸽子养金鱼,打扑克,下象棋,被认定为玩物丧志,属于四旧,通通禁止。红卫兵破四旧惊天地泣鬼神,号令一出,人人胆寒。城中大十字路墙壁上贴出大字报50条通令 :
  
“破四旧,立新风”涤荡一切污泥淖水,今后凡有:
  1.穿高跟鞋者格砍勿论!
  2.留长辫者格剪勿论!
  3.抹胭脂口红者格塗勿论!
  4.奇装异服者格扒勿论!
  5.戴墨镜留小胡者格揍勿论!
  6.养鱼弄花者格砸勿论!
......
  50.看古旧书者格烧勿论。


烈火燃到了幼儿园,院长和阿姨被斗,就连调皮的小娃娃也被揪上了台。侯明明三兄弟同桌的一个四岁小朋友,仅仅是午睡的时候尿了床,被说成有资产阶级的腐朽思想,被阿姨提到小黑板前,与父母当官的小朋友站在一排,接受全班小同学的批判。


小学校也跟着翻腾了,大字报贴出来了,批判会开起来了,校长、老师一个个靠边站。课停了,书包没用了,代之的是装毛主席语录的小红书。少先队的活动也停止了。


好留念那段美好的光阴啊——每周星期三下午的队活动丰富多彩,班上少先队中队长的他,要么挥着小拳头,领着队员们齐声高喊: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时刻准备着!在嘟嘟嘟嘟嘟的队号声中,围绕校园正步操练;要么右手佩戴两根红杠的少先队中队长标牌,举着少先队队旗,带着三十多个小队员走出校门学雷锋,上街到军烈属家里担水、劈柴、扫地做好事。走在街上,他和小伙伴们齐声高唱少先队队歌:


“我们是新中国的儿童,
我们新少年的先锋,
团结起来继承着我们的父兄。
不怕艰难,不怕担子重。
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
学习伟大的领袖毛泽东。
毛泽东新中国的太阳,
开辟了新中国的方,
黑暗势力已从全中国扫荡”。


欢乐的童年是短暂的,美好的光阴流逝了。


队歌不能唱了,代替的是毛主席语录歌。书念不成了,代替的是学毛主席语录。66年的5.16一过,教室里、操场上、办公室,到处都出现了大字报。就连上课调皮捣蛋、大字不识几个,被学校开除的六年级学生夏娃儿,也喊着“造反、造反”的口号,杀回学校贴了大字报,字写不起,画一支长铅笔,触向一个牛头。痛打了一顿班主任和校长,夏娃儿更是得意洋洋,摩拳擦掌,伙起一些学生,拿起剪刀飞叉叉上街,见人就抓来剪,剪细腿裤,剪尖皮鞋头,剪连衣裙、剪头发。女的一律剪短发,男的一律小平头。可是手艺不行,有些人被剪成了怪模怪样的“马桶盖”。有些小姑娘尖叫,他们趁机动手动脚摸人家屁股。夏娃儿班上的同学易娃儿,说要把握斗争大方向,拉上一批高年级学生,与肩背毛主席语录小红包的老师,把女校长从家里揪出来拖往礼堂斗。斗了大半天,一个二个嘻嘻哈哈给年轻的女校长头戴报纸糊的尖尖帽,颈挂牛鬼蛇神的黑牌牌,牵一根草绳到街上游街示众去了。


街上成了革命的海洋,红旗的海洋,大字报的海洋。街道两边,到处贴满了大字报,层层叠叠,这张刚贴上,那张又盖上。革命群众都可以随便张贴大字报,红卫兵、造反派张贴得大字报更多,其主要内容就是揭露和批判地富反坏右,包括“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旦被大字报点了名,你就惶惶不可终日,必须老老实实地去看大字报。那一条条罪状,你看得头上冒汗,心惊肉跳,但是你没有权利、没有资格、没有胆量针对大字报上的批判,以大字报的形式作出回应和解释,更不敢指责红卫兵、造反派是人身攻击、造谣诬陷——你在政治上已经被判处死刑!你只能老老实实接受批判、斗争,反反复复地检查、交代,一遍、两遍、三遍。你的检查、交代越来越深刻,深挖自己犯错误的思想根源和阶级根源,最终也感觉自己犯了错误甚至罪行。你表示,对不起毛主席,对不起革命群众的教育和帮助等等。你是那么诚惶诚恐、俯首帖耳,最后还不忘三呼万岁!你如此惶恐和虔诚,但是能够赦免过关的不多。幸运的是,新的斗争对象被揪了出来,红卫兵、造反派的斗争矛头开始转移,你成了“死老虎”。你从被批斗的主角渐渐转为陪斗,总算可以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苟延残喘。
  
大字报成了人们的武器和消遣的地方,公共场所的任何墙上都可以贴,学校、机关就更别提了,墙都不够用了,专门有大字报区,木头和席子搭的,一大片,里面拐来拐去的像迷宫,还有灯光照明。大字报内容各异,除了歌颂毛主席一家子的外,其他反面材料多于正面。有张大字报揭发一个单位的领导老喜欢乱摸女部下,人家不愿意,他就开导人家:“你们女同志长乳房就是给男同志摸的,下边的洞洞就是拿给男同志插的......”还有揭露走资派奸淫妇女,怎样扒去衣服,怎样摸、抓、抠、塞,怎样拿刀子、拿木棍、拿石头、......全是对付女性特有的身体部位。这样的大字报最受欢迎,人们里三层外三层,看得津津有味,挤都挤不动。 大字报多得让捡破烂的都改行了,专揭大字报。一层贴一层的大字报赛过纳鞋底的“袼疤”,揭下一面墙上的大字报就能装一麻袋,比到垃圾堆一点一点捡废纸快多了,收荒匠喜笑颜开,乐呵呵抱着一大叠大字报跑到收购站卖都卖不赢,但危险是容易挨揍。人家的大字报刚贴上去就被揭了,怎么不发火?小娃儿不怕,他们滑动着废轴承作轱辘的小木头车,站在蹋板上,单脚蹬地,边扯大字报边往车上筐里按。情况不妙一蹬腿就滑跑了。揭大字报成了新兴职业,赚钱的门道。夏娃儿和尹娃儿也参与了进来,双方为争夺大字报的所有权而大打出手,一时成为笑谈。不过有些大字报他们也不敢揭,比如锦屏山麓的城北箭楼下,门口的大字报上就明明白白写着:“保留一个月,撕者以反革命论处!”那屏山中学毛泽东思想武装队贴出的大字报内容更是醒目:“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们、革命的同志们:锦屏山?这是彻头彻尾的资产阶级情调,我们崇拜的是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最强烈要求将锦屏山改成‘向东山!‘或‘向韶山’,‘老君山’改成‘红军山’”。不久,城南关也贴上了大字报,“最最强烈要求将金沙江改成向东江!”、“魁星楼”改成“红星楼”。不是吗?远在千里的安徽黄梅戏,已经更名红梅戏了。果然,时隔不久,屏山城东的东兴街改成了红卫路,城西的西正街改成了反帝路,南街改成了反修路,北街改成了造反路。
  
看夏娃儿、易娃儿抢了低年级小学生的红小兵袖章戴在自己的胳膊上,天天早晨邀邀约约跑到小学大门口守卫,耀武扬威,命令进出校门口的师生背诵毛主席语录,侯明明也来劲了,也要给他们见见高低。用了半个多月时间,他下功夫把一本毛主席语录背诵得滚瓜烂熟。一天清早,他穿着干净的蓝色学生装,戴着红小兵袖章,手握着毛主席语录,抢先一步来学校门口守卫了,洋洋得意,守株待兔。


朝阳射来的时候,夏娃儿、易娃儿一前一后赶来,侯明明握着毛主席语录的右手一挡,认真而严肃地说,“请两个同学,遵守规则,背诵毛主席语录,世界是你们的,起!”


两人面面相觑,无可奈何,挠头抓耳,背诵得扯扯一一,“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我们的......”


“错了!背诵错了!”侯明明赶忙打断,一口纠正, “不是我们的,应该是你们的,听听......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见两人面红耳赤,互相埋怨,他叽笑一番,“咳咳,自己都背诵不了毛主席语录,还要来执勤?哼!光喊别人背诵毛主席语录,自己要以身作则噻,搞怪啰!”


“啥子搞怪啰!我毛泽东思想红小兵司令部夏司令能够背诵‘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老三篇’,还领到了人家红司颁发的老三篇通背证"。


“ 我毛泽东主义红小兵司令部司易司令也能够背诵‘老三篇‘,也领到人家红司颁发的老三篇通背证。嘿,我背诵‘老三篇‘倒背如流,信不信?”


"相信。但我今天喊你们背诵的是毛主席语录,世界是你们的---背诵不了,去去去,站一边,先看看毛主席语录,能够背诵了才进学校。”


一个吐舌头,“侯娃儿,没有惹你哟,弄个医我?”一个扮鬼脸,“哼!想些办法来医我们,造反、想造反啦。”



造反造反,学生起来了,工人、市民、机关干部、农民也起来了,都起来造反来啦!人人学习毛主席著作,挥舞红宝书---《毛主席语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40

主题

4万

帖子

13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18503
发表于 2016-9-7 08: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风云胡乱刮,
到处造反乱套它,
小学娃娃也起哄,
各种现象怪极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44

帖子

23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0
 楼主| 发表于 2016-9-9 16: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龙行天下 发表于 2016-9-5 07:40
四川娃娃小神童,
到处涂鸦兴奋中,
饿得经常掉水里,

厉害,七步成诗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40

主题

4万

帖子

13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18503
发表于 2016-9-10 07:4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哪里!是楼主的大作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44

帖子

23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0
 楼主| 发表于 2016-9-11 21: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侯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240

主题

4万

帖子

13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18503
发表于 2016-9-12 08: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了!握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44

帖子

23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0
 楼主| 发表于 2016-12-6 17: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RE: 《纪实●九死一生》 长篇连载-添加中

本帖最后由 侯明明 于 2016-12-8 19:03 编辑

       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他老人家的文章、讲话,被解放军总政治部摘录成《毛主席语录》,全国发行。该书印张约为A4纸的四分之一大小,红色的塑料薄膜封皮,书皮上烫金的字,人称小红书。还有《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人民日报》1969年1月3日头版头条报道,从无产级阶文化大革命蓬勃兴起的1966年开始,到68年11月底,我国共出版、发行了包括汉、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等各种文版的《毛泽东选集》1.5亿部;同期内,全国出版、发行《毛主席语录》7.4亿多册。家家户户有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更是从七八岁的小孩到六七十岁的老人,人手一册,而且必须随身携带。屏山城街头、广场上,天天都有这样的场面:集会、游行、开会的时候,一旦有人带头呼喊口号,响应者务必挥舞毛主席的小红书,动作整齐划一,声音震耳欲聋,煞是壮观。  
   毛主席的话,叫做最高指示;毛的最新讲话,叫做最新指示。广播里通常提前预告:今天晚上七点钟,有重要新闻。提醒你,毛的最新指示即将发表。不得了了,学校、工厂、街道、机关全面动员,立马组织集体收听,收听间隙自然要呼喊口号。
   领头人高呼: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大家齐声呼应: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领头人高呼:敬祝林副统帅身体健康!
   大家齐声呼应:永远健康!永远健康!

   听完最新指示以后,各个单位立即组织群众敲锣打鼓,上街游行,叫做宣传最新指示不过夜。要知道,过夜就是不忠,不忠则意味着不革命,而不革命的罪名那是相当可怕的。天热,游行的人更热,满头大汗。有的人当场还写了血书,以示对最新最高指示的忠。人们对毛泽东是绝对崇拜而虔诚。时下的中国,一个毛泽东,一个林彪,是绝对正确的领袖。只要感觉周围有谁对毛、林不恭,马上有人告发,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出于“无产阶级的革命觉悟”,出于对毛的无限忠诚。不小心把毛的画像撕破了,不小心打碎了毛的石膏像,不小心喊错了口号,马上有人检举告发,周围的人还会自发地起来组织批斗。你,刚刚还是革命阵营的一分子,转眼,变成了革命对象!你接受批判,深刻检查,狠挖自己的思想根源和阶级根源。能否过关还不敢说。公安六条,就是宝剑。
  屏山城跟全国一样,是一片红海洋,大街小巷,家家户户墙壁漆得通红,写上毛主席语录,写上“三忠于: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忠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四无限:对毛主席、毛泽东思想,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要无限崇拜、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忠诚!”家家门前,贴上“忠”字。 报纸和广播天天报道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群众运动。“毛主席的书是我们的命根子。一天不吃饭不要紧,一天不学习毛主席著作,就耳朵不灵,眼睛不明,方向不清”,“毛主席的书是传家宝,子孙万代离不了,天天学来天天用,无产阶级江山万代牢。” 响彻云霄。
  人们理论联系实际,搞革命大批判。中外历史上,特别是文革前17年的社会学科、文化艺术,都要用毛泽东思想的“显微镜”、“照妖镜”来重新审查。结论是,所有大学的社会学科被认定已由资产阶级所统治;中外历史上的文学作品,基本属于反动或黄色书刊;几乎所有歌曲都被归为反动和黄色系列。广播里只剩下歌颂、赞美毛主席的红色歌曲,“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天天唱。毛泽东的大量语录被谱上了曲子,“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当然,还有八个样板戏,天天播出,声情并茂。六六年来 , 所有报纸的报眼,天天刊登有毛主席语录;任何公文,诸如通知、公告、请示、报告等等,其标题上方必须印有毛主席的语录,形成文革独有的公文体;任何文章、讲话、文件以及新生文体大字报,必须引用毛主席的语录。一些重要文章还常常引用马克思、列宁的语录,以示深刻抑或深奥,而且所引用的语录必须采用黑体字。广播、文章经常这样开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
   毛泽东思想武装人民,各种各样的造反组织雨后春笋般出现,遍地开花。人人都是战斗队,都是演说家,都是辩论家。喇叭天天响,“革命方知北京近,造反倍觉出主席亲!”人们争先佩戴毛主席像章,有人甚至把毛主席像章刺在胸部肌肉上,以示忠诚。毛主席像章无需凭票购买。尽管吃穿用样样紧张,处处紧缺,但是没人敢于挪用毛主席像章的铝材,没人敢于要求红布、纸张、胶水凭票供应,没人敢于减少《毛主席语录》的印刷数量。全民背语录,男女老少念念有词。天天早请示,晚汇报,四类份子黑五类是早请罪,晚报告。吃饭前念毛主席语录,工作前念毛主席语录。三、六、九赶场,农民进城要背诵毛主席语录,如背诵不了,红小兵不让进城。

人们更多的是喊着毛主席语录:“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到处找当权派的家来抄,抄家风越刮越猛力,揪走资派成了时尚,如火如荼。城内城外,到处都是口号声、辩论声、游行示威声。到处都是歌声:“拿起笔做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文化革命齐造反,革命路上当闯将。”、“ 忠于毛主席忠于党,党是我们的亲爹娘,谁要是敢说党不好,马上叫他见阎王。红色恐怖万岁。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县城十字街口旁的县委门口,贴上了白纸黑字对联“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县上各机关单位的大小头头一股脑儿被革命群众揪出来游街示众,戴高帽子,坐喷气式飞机。

    小学五年级学生侯明明觉得好玩儿,也很刺激,有事没事,天天上街看游行,听听辩论,凑凑热闹,不亦乐乎。学校不上课,没有作业做,自由自在,好安逸哟。他喜欢朝县城中心的广场上跑,那里,一到午后,一支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经常轮番演出节目,或台上或台下,毛主席语录歌一唱就开始,观众接踵而来。就连金沙江对面的云南绥江县宣传队也开过来演唱,载歌载舞好好看。记忆深刻的是屏山红色造反司令部宣传队一出活报剧,大开眼见。一段节奏强力的噼噼啪啪快板响过,说书者杨爪爪儿粉墨登场,表情丰富,戴一顶白纸糊得高帽子扮演走资派,穿蓝布中山装,是不是就来一句,“提起走资派,狗日我不是个好东西”。南腔北调的词语,配合夸张的动作及快板噼噼啪啪的响声,观众一边听,一边笑开怀。不久,这个屏山文工团的演员在“二月镇反”中成了反革命,游街示众时哭丧着脸,一遍遍喊,“提起反革命,我不是个好东西!”引得围观者大笑。笑够了,又去听辩论。周围人群起堆堆,造反派慷慨激昂辩论,你一句,我一句,群情激奋。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革命是辩真理,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暴力的行动。难怪,辩论者唇枪舌剑,不时地听见有人在高喊“要文斗,不要武斗!”文斗是讲道理,讲着讲着,就都不讲了,愤怒的辩论者袖子捋了起来,拳头举了起来。眼看要打起来,不知怎么,又突然不打了,双方握手言和,然后又接着与第三方大吵,吵得不可开交,打起来,打得一团糟。一方说打得好,一方就大喊好个球。广场上“打得好”和“好个球”此起彼伏,谁都不肯示弱。一阵阵高呼声竟然把傍边噼噼啪啪的快板响声压了下去。

   东游西游,左看右看,时间一长,小学生侯明明憋不住,翻开了禁书《红岩》、《在人间》、《儿女风尘记》,一本本书翻够了,身体随年龄长高了点,觉得应该学点什么或找点事来做了。受环境影响,他要跟形势,自觉革命了,于是向妈妈要了点钱,到南街的百货公司买来几尺红布,苦思冥想取了个番号---风雷激战斗队,打着毛泽东主义红小兵的小红旗,乐呵呵跑到学校办公室,一个人办起了报纸,取名星火燎原。办报纸也好玩,字不够画来凑,还印歌曲,有成就感。他的侯氏编辑部就设在城关小学,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校办公室的油印机、油墨、白纸应有尽有,资源丰富,通通征用。每天都有新内容,安排井井有条,他大包大揽,集采访、编辑、发行于一身,上午找图书室资料或者上街抄大字报、传单,中午赶到编辑部热抄热卖,刻钢板油印出报纸,晚饭后就抱着一大捆散发油墨气味的报纸,沿街见人就发送。当然,这比不上北京“乔老爷卖报”。67年夏天,北京外语学院等单位的红卫兵组织,直接驱赶被打倒的走资派上街卖报,勒令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及姬鹏飞等人,到王府井街头叫卖红卫兵小报,风闻全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技术支持:信动互联(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知青网 ( 京ICP备1202517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5847号 )

GMT+8, 2019-11-21 00:26 , Processed in 0.432024 second(s), 2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